2011一肖中特
您的位置 : 顏夕文學網 > 小說庫 > 職場 > 商海沉浮錄

更新時間:2019-11-14 14:38:36

商海沉浮錄 已完結

商海沉浮錄

來源:快閱聯盟作者:小橋老樹 分類:職場 主角:侯滄海熊小梅

主角叫小橋老樹的書名叫《商海沉浮錄》,這本小說的作者是侯滄海熊小梅創作的職場類型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山南省首富侯滄海傳奇創業故事。主人公侯滄海出身于國營企業工人家庭,1999年大學畢業后分配到政府工作。從政府辭職后投身商海,每一次挫折都成為他前進的動力。經過十年創業,最終成為山南省首富,并在茫茫人海...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第二局開局,執黑年輕人走了一步——卒7進1。

紅方青年信心十足地走了一步——炮2平5。

看到如此開局,侯滄海啞然失笑。這兩人都是純粹不看棋譜的業余愛好者,黑方卒7進1,紅方炮2平5,紅方這是茅房里打手電——找死啊。

兩人大局感不強,總是在局部無謂糾纏。糾纏中,紅方青年走了一步明顯漏著,遺憾地是黑方壓根沒有看出對的漏著,走了一步無用棋。

侯滄海終于忍不住搖了搖頭。

當裁判的中年人看到了那個漏著,還敏銳地看到了侯滄海在搖頭。等到兩人這一局結束,中年人對侯滄海道:“這個小伙子棋力不錯啊,剛才就看到你在搖頭。來一局,知不知道規矩?”

這正是侯滄海希望發生的事情。他假裝矜持,微微點頭,道:“知道。”

中年人道:“現比現,二十塊。”

侯滄海道:“好吧,試一試。”

兩個年輕人對中年人挺順從,聞言讓出棋盤。中年人指了指旁邊一個面色陰沉的長發哥,道:“你來。”

雙方擺好棋子,也不客套,立刻開始較量。

第1回合:長發哥執棋先行,架上中炮,侯滄海應以屏風馬。

第4回合:長發哥沖起中兵,此手直攻中路,勇猛有余,失之冒進。侯滄海立即飛炮過河封車,限制對方盤頭馬。?

第9回合:長發哥沖了五步兵,結果虧先。

侯滄海原本以為長發哥棋力高超,下到這個時候知道長發大哥棋力還是不行,對布局沒有研究,更喜歡憑借中局格斗決定勝負。其實這種下法開局就吃虧,在高手面前根本沒有什么機會。

此局實在談不上精彩,長發大哥開局吃虧太多,必無幸理。那一幫看棋者都知道長發哥是高手,以為新來年輕人必然會輸錢,是一個送錢傻瓜。

侯滄海收住棋力,幾次可以結束戰局時都忍住沒有下手。他故意采取守勢,而且守得很是辛苦,最后拼到雙方兵力損失殆盡,才用雙兵逼宮獲得勝利。

這一局,贏了二十塊錢。

由于雙方糾纏得太久,大家都認為侯滄海僥幸獲勝,強烈鼓動長發哥再戰一局。這一局侯滄海開局就占了上風,然后開始進攻,幾次有了殺者都故意放棄,終局時又搞成險勝。

第三局,侯滄海還是險勝。

長發哥下得十分郁悶,對方是個小年輕,棋力明明一般,自己卻總是贏不了。他歸結于昨夜進了卡廳,害得手氣太潮。

中年人也不說話,苦苦思索著小年輕的棋力。

三局之后,侯滄海暫時收兵,離開了這家茶館,去尋找下一家能下棋的茶館。半個小時后,他鎖定了目標茶館,又連贏三局。

至此,侯滄海在秦陽開啟了象棋和**之旅。

在投入到秦陽象棋界之前,他經濟窘迫,住的是小旅館。在秦陽各大茶館反復掃蕩之后,他以戰養戰,換了條件更好的賓館。錢來得容易,花起來也就不心疼。

每天早上,他在賓館里等著以晨跑為幌子的熊小梅過來約會。上午在賓館約會以后,中午吃碗面條,或者來一碗豆花飯,然后輪換到三個象棋愛好者聚集的茶館收割現金。時間長了,秦陽茶館象棋屆回過神來,眼前這個小年輕棋力不凡。

第十四天的時候,秦陽象棋協會的高手們被本地象棋愛好者請到茶館,與外來者侯滄海進行決戰。

這是侯滄海第一次遇到勢均力敵的對手。

最初侯滄海準備示弱,可是遇到真正高手,不服輸勁頭被激發出來,發出全部火力與號稱秦陽第一高手的象棋冠軍決戰。兩人花了四個小時下了三局,侯滄海以二比一取得勝利。這一次勝利讓大家認識到侯滄海的真正實力,也就意味著侯滄海基本喪失了在秦陽收割現金的可能性。

下棋結束后,侯滄海獨自在賓館里面長嘆:“小不忍則亂大謀,贏了一局大棋,失去了重要財源。”

從這天開始,他只能坐著公共汽車到秦陽下屬幾個縣下棋,總算沒有讓財政枯竭。

日子過得快樂,則前進速度便很快,似乎一轉眼就到了八月。侯滄海回到江州,到人事局報到。一個舊時代結束,新時代正式拉開了帷幕。

99年9月份,侯滄海成為江州市江陽區黑河鎮政府駐村干部,天天卷著褲腿跑田坎,被稱為田坎干部。

熊小梅分到凄風冷雨的鐵江廠子弟校。剛上班不久,天上居然真會掉下林妹妹,鐵江廠子弟校正式移交給地方,和重點中學秦陽二中合并,熊小梅成為秦陽二中正式老師,其人生發生了奇異轉變。

秦陽二中是位于市中心的重點學校,凡是老師要調進秦陽二中必須得分管副市長點頭同意。這一次調整得益于宏觀政策,按照國家對企業子弟學校劃歸地方統一管理的要求,秦陽市政府直接將鐵江廠子弟校所有教師和學生都移交給秦陽二中。如此調整引起了地方教育界的廣泛非議,但是有效地緩解了鐵江廠廠方和工人對系列改革的抵觸情緒,被當成了成功的典型經驗刊載到省委研究室簡報。

最高興的莫過于熊恒武和楊中芳。得知子弟校正式調整方案后,熊恒武特意切了鹵肉,提了白酒,痛痛快快地醉了一回。

凡事情有利必有弊,侯滄海得到這個消息很是牙痛。從政治正確的角度來說,必須要慶祝這一次天降意外之喜。但是從小家庭角度來說,如果熊小梅在半死不活的子弟校工作,熊家同意熊小梅調到江州可能性會很高。此時熊小梅進入了秦陽二中,所有人的期望值都必然上升,熊小梅要調動,則要考慮與秦陽二中規模、效益和等級相當的學校。

侯滄海是剛剛參加工作的菜鳥,盡管在極段時間迅速獲得了黑河鎮黨委書記楊定和的認可,可是要辦理這種級別的調動還是超出其能力。

自從調到秦陽二中,熊小梅立刻變成了搶手“貨”,不僅同事們給她介紹對象,鐵江廠的同事也紛紛給她介紹對象。為了此事,熊小梅和父母屢屢發生沖突。每次沖突以后,熊恒武和楊中芳都躲在寢室里為女兒錯失良緣而長吁短嘆。

99年元旦,星期五,侯滄海請了假,提前來到秦陽,在秦陽二中門口與熊小梅匯合,準備與熊恒武和楊中芳攤牌。

從99年8月到如今已經過了4個月時間,這讓好得如膠似漆的戀人嘗到了兩地分居的巨大壓力。見面之后,兩人心情變得復雜起來,有相聚時的欣喜,還有著短暫相聚后必然要分手的失望和憂傷。

初見面時,兩人稍顯隔閡,神情不自然,客客氣氣,也不偷偷摸兩把。挽著手走了一段時間,略有幾分尷尬的客氣才漸漸煙消云散。

“我和鎮黨委書記楊定和關系很不錯,爭取盡快成為黨政辦副主任,目前有缺額,就是我參加工作時間太短了。”侯滄海參加工作以后就如變了一個人,工作勤奮主動,什么事情都做,迅速贏得了鎮黨委書記楊定和信任。

熊小梅知道男友倔強又喜歡自由的性格,無法想象他圍在領導身邊拍馬屁獻殷勤的場景,道:“你以前分配工作時找過一位市領導,這一次還是可以找他。”

侯滄海道:“除了那一天晚上找過他,再也沒有見過面,沒有什么直接聯系。縣官不如現管,我現在主要策略是緊跟楊定和。”

現實是有秩序的,秩序具有強制力,很難挑戰,侯滄海對此深有感觸,作為一名鄉鎮干部,他實在沒有信心踏入市領導的家門。

熊小梅在學校工作,對地方事務沒有直接了解,仍然道:“我覺得還是可以通過你爸的徒弟去找那位市領導,市領導比一個鎮里黨委書記還是要強得多。”

“你要相信我,兩年之內,絕對能把你調到江州,不敢說市重點,至少是區重點。”

江州轄五縣三區,侯滄海在江陽區黑河鎮工作。通過與楊定和接觸,侯滄海發現任何事情的難和易都是相對而言,對于黑河鎮黨委書記楊定和來說,要全力辦這件事情還真非難事,關鍵是憑什么讓黨委書記幫你辦這件事!?

熊小梅小心地道:“我不想調到黑河鎮中,你不會有意見吧?”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你如今是秦陽二中的老師,調到黑河鎮中確實太委屈了。就算你愿意,我也不愿意。而且,你爸媽肯定不愿意你調到鄉鎮中學。”侯滄海還有一句話忍住沒有說出來:“你爸媽一輩子都在工廠里工作,人脈不寬,眼界也受限制,自然不會知道有些領導辦調動就是一句話的事情。”

兩人緊緊挽在一起,朝家里走去。前一次進家門發生了意外,導致侯滄海一直未能再次登門,今天登門,又將是“刺刀見紅”的一次見面。

得知侯滄海要到家中,熊恒武和楊中芳嚴陣以待,還特意給大女兒熊小琴打去電話,尋求大女兒支持。熊小琴在電話里一陣苦口婆心地勸解,終于讓老夫妻倆稍稍松了口,決定與來自江州的“王八蛋”會會面。

熊小梅推開門房門,站在其身后的侯滄海立刻就感受到房內彌漫著逼人冷氣。這是比零度氣溫還要逼人的冷氣,冷氣制造者正是熊恒武和楊中芳。夫妻倆臉上沒有表情,準確地說是被迫面對不想見之人而滿臉憤怒和無奈。他們坐在沙發上,根本不朝門外看一眼,只是盯著不停閃動的電視機屏幕。電視畫面如一只妖怪,從眼睛鉆入,從耳朵鉆出,沒有在腦中停留,也沒有留下任何印象。

“爸,媽。”熊小梅打了一個招呼,肚子里的話似乎被凍住,堵在喉嚨里,沒有辦法說出來。

踏進熊家后,侯滄海就有一種豁出去的心態,大大方方地道:“熊叔,楊阿姨,你們好。我是侯滄海,和熊小梅是大學同學,我們在談戀愛。大學畢業以后,我分配到江州江陽區黑河鎮政府工作,目前在黨政辦。”

熊恒武和楊中芳都沒有說話,眼睛仍然盯著電視機。

侯滄海將尷尬扔到一邊,繼續道:“我和熊小梅是真心相愛,肯定要結婚,請熊叔和楊阿姨成全。”

熊小梅緊張得一顆心都要從胸腔迸將出來,腦中浮現出父親暴起打人的畫面。從小到大,父親無數次從沙發上跳起來打人,多數時間打姐姐熊小琴,少數時間打自己。她對父親感情非常復雜,有疏遠,也有親情。

楊中芳緊緊拉住了丈夫胳膊,主動道:“小侯,你坐吧。現在時興自由戀愛,當父母的管不了你們。當父母的又不能不管,你說是不是?”

“是的。”侯滄海坐在單人沙發上。坐下時,他發現熊小梅家的沙發也是自制的,與自己家的沙發很接近,水平都很高。通過這一套自制沙發,他感到自己家庭與熊家其實血脈相通,兩個家庭面臨的問題是所有國有企業工人家庭子弟面臨的共同問題。

楊中芳繼續道:“熊小琴嫁到外地,如果二妹又嫁到外地,我們老兩口怎么辦?生了病誰來照顧?我們要求不高,如果你能來到秦陽工作,我們就沒有意見。”

這個招術并非由他們夫妻原創,而是熊小琴出的主意。如今楊中芳采用了大女兒建議,將難題踢到侯滄海這邊。

侯滄海想了想,道:“在熊叔和楊阿姨面前,我不想說假話。我們家是工人家庭,和熊叔家庭差不多,沒有寬厚的社會背景和人脈,我在近期要調動到秦陽工作基本上不可能。”

熊恒武火氣騰騰地升了起來,道:“我給你講清楚,熊小梅肯定不會調到江州。你要是能調到秦陽,那就沒有話說,歡迎你進家門。如果不能調到秦陽,我們絕不會答應。”

侯滄海道:“如果現在到秦陽,我只能辭職。”

楊中芳緊緊拉住想要站起來的熊恒武,道:“辭了職,你沒有工作,難道讓小梅來養你?我們家的條件很簡單,你調到秦陽,我們立刻就同意。否則,我們不同意。”

這是一個無解的扣,讓侯滄海很是頭痛。他繼續努力道:“熊叔,楊阿姨,當前最穩妥的解決方案就是將小梅調到江州城里學校,市重點只有兩所,難度太高,我保證至少將小梅調到區重點。等到我和小梅安定下來,你們兩老也退休了,可以到江州和我們一起住。”

楊中芳道:“我們這一代人講究落葉歸根,老了還要離鄉背景,投靠到女兒家,親戚朋友怎么看我們?”

熊恒武用手指著侯滄海,道:“我給你說清楚,我們哪里都不去,就死在秦陽。”

在熊家談了一個小時,雙方無法達成一致。

熊小梅對父親暴怒之前的往往征兆太熟悉,敏感地發現父親已經到了發火邊緣,趕緊拉著男友離開家。

(第十章)

小說《商海沉浮錄》 第十章 再登熊家門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江湖恩怨小說
  2. 神仙妖精小說
  3. 腹黑小說
  4. 未來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2011一肖中特 闲来麻将长沙麻将 苹果股票 5万元如何理财且保本 美林配资 打长沙麻将必胜绝技 贵州省快三开奖结果 18选7历史开奖 秒速赛车app怎么 二人麻将游戏规则 她理财是否可靠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