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一肖中特
您的位置 : 顏夕文學網 > 小說庫 > 仙俠 > 來生一定要愛我

更新時間:2019-08-21 17:23:24

來生一定要愛我 已完結

來生一定要愛我

來源:幻想書院作者:卿九 分類:仙俠 主角:西泠容瀟

小說主人公是卿九的小說是《來生一定要愛我》,這本小說的作者是西泠容瀟創作的仙俠小說,內容主要講述:他是高高在上的仙界戰神。她是他養在蓮池中的小鯉魚。她愛上他的冷清、孤寂。他貶她下凡:“六根不清,便是最大的錯。”成仙度劫,天雷轟頂,她元神俱碎,忘記了那些靜默紛擾的所有哀夢。半世輪回再次開啟,她誤落凡...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云冰祁毫不猶豫地向青鴻發起進攻,手中的劍在青鴻轉身躲閃時又快又狠地刎上她脖子。江浸月急忙用一顆水珠彈開他的劍,云冰祁那血紅的雙眼立刻鎖在她身上,若有所思,目光隱隱波動,覺得此景有些熟悉。腦海中混沌不堪,記憶的碎片交織重合,漸漸組成了一張黛眉煙眸的臉,她笑著,她哭著,她渾身染著血......

云冰祁突然發了瘋般向府外沖去,像一個丟了此生最珍貴東西的孩子,他焦躁得狂奔暴走,企圖伸手做最后一絲挽留。江浸月趕緊跟著追了出去,云冰祁手中還握著劍,她怕他濫殺無辜......

“能告訴我為什么嗎鴻兒?”宋凡臉色鐵青,卻也難掩滿面的痛苦。

“報仇。”青鴻堅定而沉靜地吐出兩個字。

“為殷三暮報仇是嗎?”

“你知道!”青鴻一驚,那是她從未告訴過任何人的內心最痛。

七歲那年,爹娘為她添了個弟弟,原本貧寒的家更是不堪重負。她被爹賣給了窯子里的鴇母,整日遭到毒打,有一次不小心摔碎個盤子甚至差點被打死。青鴻不愿意在那里生活一輩子,不久之后趁亂逃了出去。

她跑了很久,在陌生的街頭餓了三天,總算有個八九歲的哥哥偷了個饅頭塞給她,卻因此被小販暴打,那時她就咽著淚發誓這輩子都不能忘記他。

后來,她被一對喪了兒子家庭相對富裕的夫婦收養,并取名為青鴻,喻她那些天的漂泊一如落隊鴻鵠,也寄托了夫妻二人愿她有遠大志向且堅強得像個男兒的希望。

青鴻說她曾愛一個男子愛入了骨子里,他叫殷三暮,那個為她偷饅頭被打得死去活來的人。

殷三暮在十歲那年救了一個叫左弄常的男人,他被人追殺寡不敵眾,殷三暮隨地撿起了幾塊大石頭砸倒幾個,那些人調轉刀口就朝他砍去,左弄常趁機把他們除了個干凈,并收殷三暮為自己的干兒子。直到左弄常闖出個“流鋒幫幫主”的名號,殷三暮也順理成章當上了流鋒幫的少主。

過了兩年,青鴻和侍女一起上街游蕩遭三個地痞流氓調戲,路見不平的殷三暮自然是拔刀相助。或許他已經忘了三年前自己還幫過一個流落異鄉的小丫頭,但青鴻一眼就認出了他,并激動地撲上去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三暮哥哥!我終于找到你了!”殷三暮當時就懵了:“小姐你......認識我?”

“你怎么能忘記三年前你為我偷了個饅頭被人打的事呢?”那時青鴻也不過十來歲,定然不知此話讓堂堂大少主顏面掃地,于是殷三暮嘴角抽搐起來:“......原來是你啊!今日一見,想來這三年你是過得不錯了。”

“嗯!”她興奮地點頭,“我現在叫青鴻,我找了你好久。”殷三暮憐愛地揉了她的頭發:“呵呵......青鴻,若以后再有人欺負你就來流鋒幫找我,我替你報仇!”

殷三暮每次去青鴻家總會帶很多好吃的好玩的,逗得她“咯咯”地笑,這樣一直持續了三四年。她是只小饞貓,肆無忌憚地被他寵著。

青鴻的養父母知道殷三暮有救于青鴻也只是欣慰地看著,笑而不語,心里卻早就把殷三暮認成了未來的女婿。等青鴻在流鋒幫跑熟了,便常有人沖她打趣道:“喲,小丫頭又來找自己的小丈夫了!”左弄常終于牽著殷三暮來到青家,托了媒人又送了豐厚的聘禮,給兩個孩子定了親。

那時,他們真的很幸福。殷三暮會因為青鴻一句“聽說年繞花很美”而跋山涉水傷痕累累地在短暫花期內捧了花出現在她面前,從此,她再也不敢在他面前提任何遙不可即的東西。他不顧一切地想要她開心,她心疼他不愿他受傷。

殷三暮在那個桃花灼灼的季節里吻過她:“鴻兒,從此以后你只能是我一個人的。”

青鴻也不知道是什么時候愛上了殷三暮,明明是那么平淡無奇的過往,她卻忘不了,忘不了。或許是他三番五次救自己,或許是他一直寵著她,還或許是早已注定的緣。

緣。然而,那緣卻高聲宣布他們之間也僅僅只有緣。

殷三暮死在了清奠閣閣主手里,在他們婚期將臨的前一個月,同死的還有他的義父左弄常。那一年,他十七,她十五。

宋凡凄凄一笑:“是啊我知道,知道你從一開始就在利用我,呵呵......可我竟然還是那樣心甘情愿地為你付出,哪怕是毀了清奠閣。”他繼續道,“四年前,殺殷三暮的人不是主公,是我。”

青鴻手中的劍“哐當”一聲滑落在地,驚愕的淚水躲眶而出:“你說什么......”

“那日,主公接到的任務是刺殺流鋒主人左弄常,不料他臨時有事耽誤,我就替他去了。殷三暮一直阻攔我殺他義父,我一怒下便將二人同時擊斃。鴻兒,我萬萬沒有想到會在回閣的途中看見你,你提了盞燈和身邊的侍女追逐流螢,可知?僅是一眼,你的笑顏就在我心底刻了四年,直到你出現在清奠閣的那一天。你在那四年里努力習武,你的未婚夫是殷三暮,這些都是我之后派人查來的。我明白你到來為的是一場抱復,卻并不知道原來你愛他愛得那樣刻骨銘心,我......”

“夠了!”青鴻大呵一聲打斷他的話,她幾乎發了狂,“宋凡,你有什么資格欺瞞我一切!有什么資格來愛我!”

“是啊,我曾那樣固執地想把你留在身邊,怕你知道實情會選擇離開,我那樣自私。你的仇人是我,造成如今這個局面的人也是我,我又有什么資格......去......愛你呢......”宋凡苦苦地笑,兩行清淚濕透了臉龐,他說,“所以這一切的代價,讓我來償還罷。”他拔出匕首猛地刺進自己胸口,又一陣鮮血鋪天蓋地。

“鴻兒對不起,如果沒有我,你和殷三暮現在定是很幸福地在一起比翼雙飛吧。鴻兒,好好活著......”

他死在了青鴻的懷里。

其實他并不知道有些債欠下了,是永遠也還不清的。從初見那一刻起就作繭自縛,將愛戀纏繞成一睹密不透風的墻,然而誰又不是如此?一旦愛上了,那顆柔軟的心就變得自私貪婪,百轉千回,最后索性連命也搭進去作那場愛情的殉葬。

等江浸月沖進樹林時,那抹白色身影已與那戴斗篷的男人打得不可開交,林中劍氣肅殺,猶如一把把利刃割上皮膚,逼得人喘不過氣來。

天空中的黑羽雄鷹展翅盤旋,一雙褐色眸一死死盯著刀劍相交的云冰祁和氿千刃,隨時準備撕碎獵物那般,像嚴陣以待的衛兵。

即便面無表情,云冰祁依舊如一頭駭人的野獸,他忘記了自己是在與誰交鋒,腦海里僅僅一個念頭,殺人!竭盡全力,不顧一切地殺人。宣泄,擺脫那遺忘了太久的仇恨痛苦與掙扎,那不知被時光車輪碾碎了多久的情意,在這一刻化作無數把噬血的劍,刮過面龐,刮過咽喉,直插胸腔那最柔軟的地方。

心撕裂般的痛,又像萬千只螻蟻鉆咬,身體猶如火燒幾近炸開,洶涌澎湃的殺意過手,轉眼手中的劍已被打落在地。冰冷的劍鋒沒入胸膛,痛楚襲來,卻是說不出的快意。

“中毒不是失敗的借口,今天你不在狀態。”氿千刃提起劍轉身離去,與江浸月擦肩那瞬間嘴角挑起一絲冷笑。

云冰祁無力倒地,僅是抬眼便對上了一雙驚恐的眸子,她因害怕而漸忘的呼吸宛若荊棘里小心展翅的蝴蝶。鮮血決堤般噴涌而出,在他的白袍上洇散開來,像水滴墜落湖面,只余下一圈圈漣漪不停地擴散,擴散,擴散著江浸月的心里也一陣蒼涼無邊。

“云冰祁......”

剎那飛逝的記憶再次劃過腦海,又是那張黛眉煙眸的臉,她笑著,她哭著,她渾身染著血。

“它的名字就是我的名字,我叫江蘺。”

“此生我只跟你一個,你可以嫌棄我,可以拋棄我,只是不要懷疑我。”

江蘺,江蘺!

一個聲音肆無忌憚地叫喊著她的名字,內心那把無法遏制的火愈燃愈烈。想伸手抓住她,揉進身體里,死也不放開。

江浸月試圖將云冰祁扶起來,不經意瞥見那兩泓反射著血色光芒的深潭,頓時不寒而栗,還不及跳開,便被一雙蒼勁有力的手緊緊擁進懷里。她想驚呼,張嘴卻是一陣唇賭舌塞,想掙扎,那雙手像鐵鉗般死死鎖著她,骨頭幾乎被勒碎。

云冰祁神志瘋狂,粗重的鼻息噴在她臉上。唇與唇的抵觸,舌與舌的糾纏,霸道而兇狠,腥甜之味交融其間,那是他的血,一步步,足以將人引入無盡深淵。

窒息的感覺如落花蒼白,江浸月覺得自己快要死了,沒想到這人被捅了一刀力氣竟還這么大,云冰祁這樣吻下去今天林子里恐怕要躺兩具尸體,可是該怎么辦怎么辦!她被他壓在身下,除了腳哪里也動不了,把他打暈自然不得施展。

這時候唇上突然一輕,云冰祁在他昏迷的前一刻恢復些許清明。江浸月大口大口喘著氣,看著昏死過去的云冰祁,氣不打一處來。丫的,親完了你就裝死啊!被非禮的人又不是你,老子還沒暈你暈個屁!

老遠看見花懌帶著五個隨從跑過來,江浸月不由面紅耳赤,難免不叫人想入非非。“那個什么千刃......”她比劃說。

“我知道。”花懌伸手為云冰祁探脈,眉頭緊蹙。

小說《來生一定要愛我》 第十八章 噬血之吻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種田小說
  2. 歡喜冤家小說
  3. 古代小說
  4. 百合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2011一肖中特 体彩排大乐透走势图 多乐彩买每期开奖视频 海南环岛赛车福彩规则及奖金分配 棒球规则触杀 百人牛牛赢的概率 吉林11选5淘宝 今晚3d试机号与金码 河北11选5 乒乓球吧百度 双色球三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