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一肖中特
您的位置 : 顏夕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相公:我有喜了

更新時間:2019-08-21 17:05:20

相公:我有喜了 已完結

相公:我有喜了

來源:幻想書院作者:輕笑生 分類:言情 主角:秦珂東亭王

《相公:我有喜了》講述了輕笑生之間的愛情故事,小說人物真實生動,情節描寫細膩,快來閱讀吧。“王爺,你這么晚把小爺請來到底何事?你再不吱聲小爺可要走了,”秦珂懶懶打個哈欠,“困死了。”“你是誰的爺?!”東亭王怒不可遏,大掌一拍,桌子裂成幾塊,茶盞叮叮當當碎了一地。“哎?瞧您這話問的,人家可是...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第三日,比武場上的人不減反增,熙熙攘攘熱鬧得緊。秦珂放眼一望,仍舊沒有那個紅衣姐姐的身影,不由有些焦急。

她今天有心事,加上精力不濟,好幾次差點受傷。即使這樣,依然完勝三場。眼看著裁判將計數的牌子翻到“四”上,還是很欣慰的。

“請。”臺下躍上來一個精瘦的青年,眼睛亮得像水晶,一看就不是好對付的角色。秦珂暗中警惕,她只要輸一場,就再沒機會站在這里,曾經的努力就付諸東流了!

“請。”精瘦青年個子不高,顯然也是屬于靈活型。

兩人一同躍起,揮劍的那一剎那,秦珂的心一下子涼了半截這精瘦青年揮劍快速絕倫,遠不是她能比!

信心一失,氣場頓減。秦珂被精瘦青年一劍接一劍地壓著打,不多時便退到擂臺邊緣。精瘦青年嘴角往上一挑,縱身一躍,跳起丈高,手中利劍被他快速旋轉,反射出照眼的白光,見秦珂被刺得瞇起眼睛,嘴角的弧度愈發深刻,重重劈向她的面門!

秦珂聽得歷歷風聲,被他的劍勢壓得躲閃不及,只得往后一仰,腰身彎過大半。

“喀嚓!”一聲細微的脆響聲響起,秦珂雖然躲過這一劍,雖然老腰沒有被如此大幅度彎曲而折斷,面上面具卻被這凌厲的劍氣所斬,碎成兩半跌落在地!

面具就跌落在她腳下,一半扣在地上,一半蛋殼一樣搖搖晃晃。秦珂心頭一窒,腦袋霎時間空了。

就在這時,精瘦青年再次彈跳而起,右腿一屈,重重踢向她的胸口。

“嗯哼!”秦珂被他踢中胸口,悶叫一聲,在空中劃過一條靚麗的紫色線條,倒飛三十多米才落下。

“站穩了。”一片如潮的歡呼聲中,夾雜著一聲柔軟帶笑的女子聲音。秦珂轉頭一看,是一張笑得比花燦爛的容顏,一身火紅的衣衫,美得耀眼奪目,正是借劍給她的紅衣女子。

“姐姐?”她本以為這樣重重落地,非摔個內傷不可,哪知卻落入一個香軟的懷抱。而這個香軟的懷抱還是借劍給她的姐姐,差點痛哭流涕,捉住她的手喚道:“姐姐,我可找到你了,你的劍......”

“撲哧!”紅衣女子也不怪她唐突,反抓過她的手道:“你跟我來。”

“去哪里?”秦珂被她柔軟的手一牽,跟在她身后乖得似只小綿羊。

“到了你就知道了。”

“等等,等等!”她落東西在臺子上了,得回去拿。

“干什么去?”紅衣女子見她一溜煙兒跑了,只得待在原地等她。

她剛被踹下臺,立馬又蹦上去一個。秦珂見他們擺好架勢立馬要打,不由連連招手:“等一下,等一下!”

兩人扭頭一瞧,見是一個皮膚白皙長相英俊的少年,很給人好感,不由緩解些抵觸情緒。靜待她歪歪扭扭爬上臺,撿起兩片破木片揣進懷里又爬下去。

“姐姐!”

“剛干什么去了?”紅衣女子看著這個面色很蒼白的少年,不知為何有些心疼。

秦珂憨憨一笑,道:“面具壞了,我去撿它回來。”

紅衣女子帶著秦珂繞了好久,終于與她在一扇高大的房門前停下。

“叩叩叩,爺爺,我把她帶來了!”紅衣女子輕輕敲了敲門。

“讓她進來吧。”門內響起一聲中氣十足的聲音,聽起來很慈祥。

紅衣女子狡黠一笑,把秦珂往門里一送,語氣神秘地道:“快進去吧,里面有好東西哦。”

秦珂被她一推,懵懵懂懂地往里走去。這是一間充滿書香氣夾雜著鐵器味道的房間,利落又整齊。她又往里走了幾步,轉身看見一個白胡子老人,雖然滿臉褶子,卻氣色紅潤,看起來健康硬朗。秦珂躬身抱拳,問道:“前輩您好,是您要見我嗎?”

老人慈祥地笑了笑,一指身旁的座位:“是老夫找你,秦珂姑娘請坐!”

“嗯。”秦珂點了點頭,坐上他示意的座位。想了想,忽覺不對,一下子跳起來:“啊?您怎么知道我是個姑娘?”

“哈哈哈!”老人被她一驚一乍的模樣逗樂了,仰天笑了好半晌,這才捋捋胡子道:“秦珂姑娘,你是秦然的傳人吧?”

秦珂不由瞪大眼睛:“您怎么知道?您認識家父?”

老人慈祥的面孔忽地肅穆下來,連連擺手:“秦珂姑娘萬不可如此說!秦珂姑娘日后行走江湖時,千萬不可提及你與秦然的關系,最好裝作不認識他!”

“啊?為什么啊?”老頭兒還得罪什么人不成?他得罪的是全天下武林人士,還是皇帝老子,以至于她說認識他都不行?

老人搖搖頭不語,轉身從書架里抽出一柄沾滿灰塵隱隱泛紅的劍,遞給秦珂道:“姑娘也不必訝異我能找到你,為了找你,我可是出動大半山莊的小廝,連我的孫女紅綾都派出去了。”

秦珂見他不想說,也不糾纏,接過劍執袖拭去上面的灰塵:“前輩找我什么事?”

“你不是沒奪到寶劍嗎?呶,這把劍名喚火蓮,曾是秦然的心愛之物。他跟我說過,若你能奪得寶劍,就不必打擾你。反之,就將這劍交給你。”

火蓮劍這時已被她擦拭干凈,露出火紅色的原身。劍鞘精簡細致,成菱形。劍柄和鞘尖鑲嵌著三枚圖騰銀環,看起來熱情奔放。劍身寒芒外射,凜凜懾人,輕薄锃亮。整把劍重量不到二十斤,比起紅綾姐姐的劍還要輕些,耍起來頗順手。

秦珂摩挲著手中的寶劍,又問道:“前輩,秦然什么時候傳話給您的?”

“大約十年前吧。”老人面上露出沉思的模樣,答道。

“那么早?那,前輩您現在還有秦然的消息么?他兩年前突然不見了,我怎么都找不著他。”

老人懷念的神情忽地一頓,轉而疑惑道:“秦然,他還在人世?”

“您這話,什么意思?”秦珂一怔。

老人以一種極怪異地眼神看著她,道:“他身中奇毒,要不是本身精通毒經,以毒推醫,早二十年便死了。然而他身子早被劇毒糟壞,應該”

秦珂心頭一震,暗道怪不得老頭兒每天什么也不干,就擺弄那堆藥草!

她忽地想起來,她十二歲那年,他急速花白下去的頭發與胡須,以及佝僂的身形!難道......不,不可能!

“秦珂姑娘不必如此傷心,生死之事乃天命,唉!”

“生不見人死不見尸,我不信!”

小說《相公:我有喜了》 第18章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娛樂圈小說
  2. 江湖恩怨小說
  3. 架空小說
  4. 搞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2011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