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一肖中特
您的位置 : 顏夕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東宮辭:幺女有毒

更新時間:2019-05-02 09:12:06

東宮辭:幺女有毒 連載中

東宮辭:幺女有毒

來源:掌讀520作者:辛珈 分類:言情 主角:姜靖晗黎瑾恒

《東宮辭:幺女有毒》是最近非常熱門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說,這本書的作者是姜靖晗黎瑾恒,主角是辛珈,下面一起來看下說的主要內容是:大學生韓青意外落入架空王朝,以‘天選之女’稱號受萬眾矚目。抓鬮而來的丈夫誤以為被鐘情,一時將她寵上天。即將確認心意時又遇七子奪嫡、外戚侵擾等諸多事端,前朝爭權奪勢,后宮算計重重,她該何去何從?...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我的散心以愈發增加的煩擾結束。

在房里坐了一會兒,姜茶都還沒吞下幾口,就聽有人敲門稟報兮雅來訪。

她又來做什么?

兮雅送給我一個用絲帶裝飾的三層圓盒,說是娘家人送來的特產,叮囑我早些吃完。我謝過,讓宜兒收進房。

她比先前看上去更精神些,和我分享著最近街頭巷尾的逸聞趣事。

“下回你要出門時告知我一聲,我帶你去新開的那家酒肆。聽說那兒的酒釀雞是全城一絕。”她邊說邊掩嘴笑著。我回道:“酒釀雞不稀奇,府里的師傅就能做。你吃過紙包雞么?”

“紙?是我們作畫寫字用的那種么?”她略一撇嘴,“會不會有些臟了?”

“錫紙。顏色和銀子很像,一般都是用來做烘烤品。”

她搖搖頭,“我從未聽過這個,靖晗你果然見多識廣。”我笑笑,不知作何回應。

“對了,”她伸出手,“這是大皇子送我的手串,聽說是貢品。靖昕姐不是教過你們判定首飾好壞么?你能幫我看看嘛?”靖昕?我腦海里映出那張怒目圓睜的臉蛋,后脊背不住冒出一股股冷汗,勉強牽出點笑容,“靖昕姐只教過我點皮毛,還未對實物上過手。”她有點失望地收回手。

“不過,既然是大皇子送的就不會是贗品。”

她眼睛彎起,唇上現出兩個梨渦。單看長相,她確實是個能招人疼愛的女子。

“你那天提起靖明哥,可我記得我們見面時靖明哥并不在當地。”與兮雅的過往我都拿來當睡前故事聽,宜兒不去當催眠師真是可惜。

“原是這樣?”她訝然,“大抵是我記錯了。姜將軍來府里做過客,或許我是在那時見過。”

宜兒倒是說過,姜靖明護親來京后確實在城內停留過一些日子。但兮雅明明自稱是姜靖晗的舊識,那時又為什么搬出姜靖明的名號來?難不成他們并不希望妯娌之間關系過于親密嗎?還有黎瑾恒那天的話,他究竟在擔心什么?

“妹妹在想什么?可以同我說說嗎?”我回過神,見她正疑惑地投來目光。于是隨口扯道:“我在想殿下怎么還沒從書房出來。”

“妹妹不知道么?”

“知道什么?”

她用手帕墊著,小小地咬下一口綠豆糕,“我來時正碰見四殿下外出,他還留我在這里吃晚飯,說你最近看上去不大開心,讓我好好開導開導。”

“姐姐知道他要去哪里嗎?”

“我瞧方向像是去王宮,大皇子殿下吃過午飯也急匆匆地進宮去了,我猜想應是王上有急事宣召。”

兮雅是這群妯娌里來得最早的,也許她會知道黎瑾恒的那位意中人。可事關皇家顏面,我不好妄作決斷。

“殿下很喜歡往六皇子府里跑,我有時都在想六皇子是不是得了什么稀世寶貝。”

兮雅吞下最后一小塊綠豆糕,笑道:“妹妹這是吃六殿下的飛醋了?倒不怪你多想,四殿下與六殿下自小同吃同住,感情比別的兄弟更好些。”

“七殿下呢?不是說他才是四殿下的親弟弟么?”

“聽老嬤嬤說,七殿下出生時四殿下正跟著純陽長公主打棲鳳城,凱旋時七殿下都已經會自己跑去城門口迎接他們了。”她停了停,“可不知怎的,四殿下與七殿下之間總是不冷不熱,更多時候我都是見昭陽與奉陽兩位公主陪著七殿下玩耍。”

我道:“昨天我進宮拜見宣妃時并沒有在她宮里瞧到七殿下。”

兮雅道:“妹妹有所不知,前幾日純陽長公主回來探親,把七殿下接去自己府里小住了。”

“原來如此。”

“妹妹對七殿下如此上心,何不早日誕下小世子?屆時含飴弄兒,豈不快哉?”

這樣的事于我而言還有點遙遠吧?

“四殿下應當同妹妹提起秋獵一事吧?”

“說過,但細節還不知道。”

兮雅略微睜大眼,又掩嘴笑起來,“有些事還是我這做嫂子的來提點更好罷。”

經她細致的介紹,我對秋獵有了較為系統的了解,大致的體系和我常在書本和電視劇里看到的并無不同。每年的秋獵都是一場獵殺競技,所有適齡的王孫公子和官員均可參與,他們各自帶來的女眷則負責做好后勤工作(兮雅的原話是‘為他們保駕護航’),有時還會設置個不傷大雅的小賭局以供消遣。

“去年的勝者是三殿下,陛下賞了他烏鵲城作為獎勵。”烏鵲城是黎國最富饒的城鎮之一,王上真是大手筆。

她又和我說了點三殿下的事,我們兩人相談甚歡,直至宜兒來請吃晚飯。

兮雅離開后不久,黎瑾恒的馬車緊跟而來。我已快走到中庭,又折回去接他。他簡單問候兩句,便轉頭對芷茵道:“吩咐下去,明日不必做午飯。”我低聲嘀咕,“就算你不回來,那些飯也不會浪費的。”

“不止我那份,連同靖晗的也莫做了。”

這人可能欠揍吧。我心道。

芷茵姑姑瞧一眼還在惡狠狠磨牙的我,“明日是要覲見宣妃娘娘么?”

“臨別前大皇兄邀請我明日過府一敘,說是禮尚往來。”他抬手壓了壓脖頸,繼續道:“廚房里還有吃食么?我只在父王那兒吃了點茶果,現下有些腹饑。”芷茵姑姑回答:“熟食沒有,只得現做。”

我聽他們一來一回聊得興起,悄悄地從旁溜走,黎瑾恒叫住我,“你那天不是說要給我做耳朵吃么?”我下意識攏住自己的耳朵,吃什么耳朵,又不是茹毛飲血的野人。

等等,耳朵?

我試著跟他確認,“你說的是‘貓耳朵?”黎瑾恒不明所以,偏頭去問還留在原地的宜兒,“你家小姐什么時候養的貓?”宜兒這小腦瓜子像是沒有轉過彎兒,脫口而出道:“小姐不養貓,怕招吱吱。”

“誰是吱吱?”黎瑾恒問。

宜兒道:“吱吱是小姐給老鼠取的愛稱。”我可沒有取過這種名字,你這小丫頭不要瞎說。

黎瑾恒聞言挑眉,似笑非笑地看過來。我如同芒刺在背,說話時都有點結巴,“你你等著,我去給你做。還有你,”我望向宜兒,“你這小姑娘快來幫我打下手。”宜兒稱是,快步上前跟我一同往廚房去。我走得急,沒聽到黎瑾恒和芷茵姑姑的談話。

黎瑾恒道,父王方才同我們說姜家的女子里當屬靖晗最有趣。

芷茵姑姑答,娘娘著實可愛,平日里也沒架子。不知是否因為遠離都城,才能有這般灑脫的性子。

黎瑾恒感嘆,大概是罷。

我扔小鞭炮似的朝木板上摔面團,每丟一次,宜兒就露出一回驚恐的表情。在醒面時,她可算是開了口,“小姐是把面團當四殿下砸了么?”

“他不是愛吃勁道點的嗎?我給他摔得更有嚼勁些。”

宜兒將信將疑地開始擇青菜,片刻后說道:“小姐知道么?這門親事大少爺其實反對得很。”

“他不喜歡黎瑾恒?”

“并非如此,大少爺是每一位都不甚喜歡。”

“連七殿下也?”

宜兒點頭。

“七殿下倒是挺喜歡大少爺,見到他第一眼就尿了他一身。”

我忍俊不禁,“七殿下倒是個人才。”宜兒繼續道:“大少爺原先還挺喜歡小孩子,這事之后在路上見著與七殿下一般大小的小童都會繞道而行。”

“黎瑾恒除了偶爾有點討人厭外,其余條件都還能讓人滿意吧?”

“大少爺認為四殿下久經沙場,身上戾氣太重,容易克妻。”

我愣住。

“難道母親沒有替我合過八字么?”

“夫人沒有告訴我們結果。”

我想起我的阿姨曾經說過,即使八字不合,她也不會輕易說出口,不能因為這個而去拆散一對有情人。

“沒有結果也許就是最好的結果吧。”我說。

黎瑾恒很難得在房里用飯,還摒退了所有侍從。

“邊地的貓長得都很壯嗎?”他沒頭沒腦地來了一句。

我說:“家貓會胖一點。”說這話時,目光落在他的碗里,“揪面團的時候截多了。不過它還是有個不錯的名字——‘面疙瘩’。”

“原先沒有我。”

我抬眼,“你在說什么?”

“我的聘禮是國師提議母妃送去的。”勺子在湯中翻覆,“按順位理應三皇兄先立正妃,但國師之言我們不得忤逆。”

我支起手腕,將頭靠上去,“湯快涼了,有什么話晚點再說”。

“可我從未后悔過。”

我發誓,如果我的定力再差些,真的會當著他的面哭出來。哭什么呢?我自己也不知道。

黎瑾恒交還空碗,照例要去別院過夜。踏出大半身軀時我叫住他,“今晚你要不在這兒睡吧?他們會燒炭盆,能比那邊暖和不少。”

“你會半夜起身掐我么?”他撫摩著刮得干干凈凈的下巴,“又或者,你會不會突然鉆我的被窩里要吸我的血?”

他想象力這么豐富怎么不去寫話本?沒準兒還能做出暢銷書來。

猜你喜歡

  1. 虐戀情深小說
  2. 貴族小說
  3. 都市小說
  4. 未來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2011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