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一肖中特
您的位置 : 顏夕文學網 > 小說庫 > 懸疑 > 南洋靈牌

更新時間:2019-05-02 09:07:32

南洋靈牌 連載中

南洋靈牌

來源:掌讀520作者:鬼店主田七 分類:懸疑 主角:田力

經典小說《南洋靈牌》是田力所編寫的懸疑靈異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鬼店主田七,內容主要講述:我因機緣巧合而在泰國當起了牌商,從此踏上與鬼做交易的不歸路。在賣佛牌的這幾年中,我遇到無數詭異經歷,認識很多形形色色的人,有友也有敵,也得罪了很多人,甚至鬼.........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出了這座寺廟,本來我還想再多跑幾家,摸摸身上的錢,最多也就是兩千泰銖,心想一家就夠了,也就沒再多跑。

在路邊搭乘小蹦蹦回到高雄家,他問:“這么早就回來了?我看看照片!”他邊看邊點頭,說拍得還可以,聽到我只跑了一座廟,就哼了聲,說我腿這么懶,以后根本賺不到錢。而且現在天還大亮,沒到晚上呢。

“那就早點兒吃唄,高老板請我吃啥正宗泰國菜啊?正好我跟著旅游團也沒吃到什么好東西。”我回答。

高雄像看動物似的看著我:“我什么時候說過要請你吃飯?”我疑惑地說那你讓我晚上再回來找你。

“讓你多跑幾座寺廟,晚上再回來,是我要出去辦事,想讓你跟著我,給你個長見識的機會,懂了嗎?”高雄瞪起眼睛。

我這才明白原來不是請我吃飯,有點兒失望,但能長見識也不錯。

眼看時間還早,我只好又出去,跑了另一座寺廟,請了兩塊最便宜的佛牌回來,分別是三百和五百泰銖。我這個心疼,就為拍照還得花錢買道具,不過這座寺廟雖然偏僻些,外觀卻很漂亮,而且僧侶非常和善,臨走還送給我幾個以彩繩編成的飾物,中央有個金屬的小虎頭。

那名年老的住持僧人指著我錢包中的鈔票,我以為還得出錢,不太情愿地抽出最小面額的二十元紙幣,折合人民幣四塊錢,也不算心疼。要是對方嫌少,那我就不買了,反正也不是來買東西的,主要是拍照。

住持接過錢,拿過一只黑色的細簽字筆,在鈔票上寫起字來。

我沒明白啥意思,等他寫完又還給我,看到上面寫有漂亮的經文和佛塔圖案,我才知道這也算是開光物品的一種,連忙道謝,心想機會難得,又找出幾張小面額的、比較新的鈔票,笑著讓住持僧侶多寫幾張。

住持師傅態度非常好,一一寫好,我這才離開寺廟。

再次返回高雄家,天已經傍晚了,他看到我這次的收獲,點點頭:“這才像個跑貨的,沒花多少錢成本,既有佛牌,又有照片,還有咬錢虎和錢母。”

我剛要問什么叫咬錢虎和錢母,高雄站起來,讓我跟著出去。

先在公寓附近找了家餐館,高雄問我身上還有多少錢,我掏出錢包數了數,正好一千五泰銖。高雄點點:“夠吃飯的,你窮得可以,我也不宰你,來兩份馬來海鮮炒面,吃完出發辦正事。”

“我說高老板,我替你跑貨也不容易,這點小錢就讓我省省吧。從曼谷飛到廣州,我還得留出坐火車的錢不是?最便宜的硬座也得兩三百啊!”我苦笑。

高雄哼笑:“好意思說出口!知道有多少人想跟我合作?給我錢都沒興趣,你小子算走運,快去付賬!”

無奈之下我只好叫服務生過來,高雄叫了吃的,由我付錢。看著錢包里越來越少的鈔票,我頭都大了。

但是不得不說,這家店的馬來海鮮炒面真好吃,勝過我以前吃過的所有炒面。飯后,乘坐高雄那輛二手豐田皮卡,開了大概有一個多小時。天越來越黑,道路也越來越偏僻。我心想,這高雄不是想把我給賣了吧。

汽車在某個村莊停下,天已經黑透了,我跟在高雄**后頭,心發虛地來到幾間亮著燈的木屋前。

暗想這人生地不熟的,就算對方有什么歹意,跑都跑不掉。推門進去,里面燈光有些昏暗,兩名個不高的黑瘦男子正坐在床邊聊天。

看到高雄,他倆都笑起來,雙方用泰語交談。有人遞上礦泉水給高雄,他隨手灌了兩口就交給我。我心想成你跟班的了,還得喝你剩的水。

進到里間屋,我嚇了一跳,屋子窗戶大開,地面中央居然生起篝火,難道這是嫌泰國的夏天還不夠熱,想發汗排毒?

一個健壯的中年男人盤腿坐在火堆前,借著燈光和跳動的火光,我看到他身上臉上全是紋身,基本跟昨晚給我施法的那位阿贊平度差不多。

高雄對我說:“這位是阿贊拍師傅,住在清邁,這幾天來曼谷,為了專門加持陰物,所以說你很走運,這場面不是人人都有資格看得到。”

“哦,這樣啊。”我并沒有他那么重視,心想要不是因為欠黃誠信一萬塊錢,我才不會走投無路幫高雄跑貨賺錢,早就回國睡大覺去了,還哪來的心情看這種加持場面,不如回家看愛情動作片呢。

但既然來了,就不能白來一趟,我問:“是不是也可以拍照錄像?”高雄說沒問題,但別離阿贊師傅太近,更不能隨便說話出聲,以免干擾加持過程,我連連點頭。

從外面傳來汽車駛近的聲音,走進一名男子,個不高,但身體很強壯,頭發也很亂。手里拎著個大黑塑料袋,放在那位阿贊拍師傅的腳邊。

兩人對話時,我低聲問高雄,他回答:“那是阿贊拍的助手,剛從墳地回來。”

“什么?你是說墳地?”我很驚訝,聲音就高了些。阿贊拍的助手回頭看著我,眼神很不友善,我連忙閉嘴。

高雄低聲說:“你沒聽說什么叫墳地?亂葬崗總知道吧?”

我完全不敢接話,心想亂葬崗還不如墳地呢,可是那助手去墳地干什么,也許是祭拜祖先去了。

高雄告訴我,加持過程要在午夜,現在才九點出頭,可以先到隔壁房間睡會兒。

這房間有兩張木板床,我和高雄各睡一張。原以為這么簡陋的環境再加上心情不好,我應該很難睡得著,可沒想到又熱又累之下,我居然很快就睡了。

后來是高雄把我叫醒,一看表,差五分十二點。

再次來到那個點著篝火的房間,坐在屋角。我看到阿贊拍師傅面前有個大鐵托盤,里面放著很多東西,看不清是什么。

那名助手正在把一大塊東西穿在手指粗的鐵條上,我連忙掏出手機,先拍幾張照片,但因為屋里只有那堆篝火,并未開燈,所以效果不好,干脆改成錄像模式。

猜你喜歡

  1. 古代小說
  2. 穿越種田小說
  3. 歡喜冤家小說
  4. 輪回重生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2011一肖中特 176赌博稳赚 1136倍投方法 11选5稳赚投注方法 高手论坛六肖期期准 极速赛车pk10技巧 打916单双倍投计划 秒速时时采彩计划软件一期 pk10实力计划群 pk10滚雪球计划 时时彩有稳赚技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