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一肖中特
您的位置 : 顏夕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女將軍的小相公

更新時間:2019-05-01 15:11:20

女將軍的小相公 連載中

女將軍的小相公

來源:有書閣作者:姚木棉 分類:言情 主角:甄旖珂傅延波

姚木棉是小說《女將軍的小相公》里的主角,本小說的作者是甄旖珂傅延波,接下來就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一朝重生,才知道這世間最愛她的,竟然是她最討厭的師兄……...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反觀桂子哲和傅延波二人,卻是標標準準的文人做派,君子六藝之中對騎射劍法最不精通,更別說和武人比較體力了。

傅延波此時所為雖看起來不近人情,卻是因為知道自家小師妹在武學上的造詣,覺得根本無需多此一舉罷了。

比起時時刻刻保護著甄旖珂的桂子哲來說,傅延波的舉動反而更能令甄旖珂放松。

甄旖珂將面巾掛回房內,隨意整了整頭發,主動上前打開大門:師兄,我們走吧。

傅延波點點頭,跨上早已在院中等待的駿馬,當先領著甄旖珂朝著郊外后山飛馳而去。

卻說桂子哲如往常一般,備好一肚子甜言蜜語早早的來到甄府,準備接上甄旖珂一道出發,卻得知其人凌晨便已離開,不禁疑惑不已。

這個師妹生性天真爛漫,早就應該已經習慣自己來接才是,為何突然...

甄父甄母知道桂子哲于傅延波向來不和,便沒把甄旖珂自作主張的事告知桂子哲,以免多生事端。

所以桂子哲也沒多想,只當是這個古靈精怪想一出是一出的師妹突然興致大發,先去什么地方玩上一玩罷了。

雖有些遺憾錯失一個培養感情的良機,但今日時間還早,他多得是機會。

說是后山,其實是京城北門郊外的一座丘陵,名喚寶臺山,山頂寶臺寺乃是國寺,山中風景秀麗,又有律令不許百姓上寶臺山伐樹種菜,比起郊外其他山丘要清靜許多。是自視甚高的官員世子們休閑聚會的絕佳圣地。

寶臺山下是京師三衛中武威衛的駐地,有三千精銳常駐拱衛京師要道,甄家長子甄訓武就是在此任職,官拜中郎將,武威將jun不在營地常駐,甄訓武就是整個駐地的最高jun事將領。

路過此地,甄旖珂看著威武雄壯的jun營,有些蠢蠢欲動。

傅延波看在眼里,主動問道:要去見見你哥嗎?

甄旖珂拉住韁繩,心中猶豫不決:不太好吧,馬上就到和大師兄約定的時辰了,而且我一介女流,又無官職在身...

在甄旖珂說到一介女流時,傅延波便緊緊皺起眉頭,也不管甄旖珂后面要說些什么,當先打馬上前,高聲通報:吏部侍郎傅延波,有要事要見甄訓武將jun,還望速速通報!

國朝文武并立互不干擾,皇家既崇文也尚武,是以并沒有文官武將誰高誰低的說法,吏部侍郎在品級上要比武威中郎將高上半級,守衛不敢怠慢,當即便有一名jun士向營中狂奔而去。

甄旖珂駐馬停在不遠處,額間掛上幾根黑線。

即便年紀尚輕,這位未來首輔果然還是如此酷炫狂霸拽,根本不在乎是否會誤了和桂子哲相約的時辰。

不過剛好,她也并不很在乎。

反正現在桂家還要巴著甄家,桂子哲就算心里有氣,也絕對不敢把她怎么樣。

不多時,武威衛駐地營門敞開,一員玄甲武將自內而出,英眉劍目,器宇軒昂,正是甄訓武本人。

甄訓武一眼便看見堂堂然立在馬上的傅延波,抱拳垂首:末將甄訓武,不知傅侍郎找末將何事?

甄訓武和傅延波同齡,但文武有別,中郎將又無需上朝,是以基本見不著幾回,加之甄旖珂和傅延波關系并不親近,整個甄家和傅延波根本搭不著邊。這個年少有為的侍郎大人突然找自己所為何事,甄訓武是壓根摸不著頭腦。

傅延波也不下馬,示意甄訓武看向后面:不是本官找你。

甄訓武依言看去,正好看到翻身下馬滿臉尬笑的自家小妹,奇異道:珂兒?你不是要和子哲去寶臺山嗎?

傅延波抬首挺胸,根本沒有搭話的意思,仿佛他只需負責把甄訓武從jun營里弄出來,其余一概不管。

甄旖珂又是感動又是好笑,這等兄妹相見的情境,根本不是她想要的啊!

咳咳。甄旖珂習慣性摸摸鼻子,走上前和傅延波的馬并列,我約了師兄一起,剛好路過此地,就想來見見大哥。

見我?甄訓武越發茫然,在家沒見夠,還特地跑來jun營見?

甄旖珂語塞,暗暗吐槽自家大哥的不給力。

她當然不是想見甄訓武這張臉好嗎,她是想借著看望大哥的名義去jun營玩玩啊!傅延波一片好心理解錯誤她不敢說啊!

好在兄妹間多少還是有些默契,甄訓武眼珠一轉就明白了自家小妹的企圖,卻又為難起來。

如果只有甄旖珂獨自一人,讓她進去參觀參觀也不是什么大事,可后面還跟著一個吏部侍郎!

要知道放縱無關人員進出jun營可是重罪,雖說平日里許多將領都不當這規定是個事兒,反正甄家滿門皆是領兵將領,甄旖珂從小就時長被父兄帶到jun營里和兵卒們嬉笑玩鬧,jun士們也都習慣了。

可習慣歸習慣,有傅延波這么個上官盯著,就算文武不相干擾,傅延波也不是他甄訓武的頂頭上司,他也不敢就這么明目張膽地置jun規于不顧!

甄訓武內心咆哮,面上繼續茫然:珂兒?

以傅延波的洞察力,一眼就能看出這倆兄妹在演什么戲,心下不由得好笑,又有些澀然。

如果站在這里的是桂子哲,甄訓武可能就會歡天喜地地把人接進去,而不是在這里演這么一場拙劣的戲碼了吧。

澀然歸澀然,甄訓武的顧慮傅延波也理解,加之時辰的確不早了,便淡淡開口:師妹,時辰不早,大師兄怕是已經到了。

好的好的,師兄說得是。甄旖珂狂點頭,后撤幾步閃身上馬,熱情地招呼,我們快走吧。

甄旖珂倒不是擔心jun規不jun規的事情,在她心中,除了父母兄長,傅延波便是這一世最能信任的人了。只是像個木樁子杵在這里,是真的很尷尬!

傅延波在馬上拱手:甄將jun,告辭。

甄訓武急忙回禮拜別,然后眼睜睜看著兩人縱馬進山,心中默默嘀咕:這兩人什么時候關系這么好了?

甄旖珂和傅延波一前一后到達山頂寶臺寺時,桂子哲已經等得快要不耐煩了。見甄旖珂終于出現,剛準備上前問個清楚,轉眼便看到施施然走進來的傅延波。

桂子哲眼中閃過詫異,但很快便做出了反應,滿臉笑容地迎上前去:延波,你也來了

猜你喜歡

  1. 耽美小說
  2. 玄幻小說
  3. 百合小說
  4. 冤家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2011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