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一肖中特
您的位置 : 顏夕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獨寵悍妻

更新時間:2019-05-01 15:11:14

獨寵悍妻 連載中

獨寵悍妻

來源:袋鼠書城作者:獨孤伊人 分類:言情 主角:姜僑霍靜言

《獨寵悍妻》是姜僑霍靜言創作的現代言情類型的小說,情節精妙絕倫,扣人心弦,值得一看。《獨寵悍妻》精彩章節節選:表姐老公出軌,她兩肋插刀前去幫忙,想不到別人老公沒捉著,倒是把自己老公捉了個現行!這特么睡的還是她從小看不順眼的女人!她不把這對奸夫淫婦手撕了就不錯了!然而悲催的是,她堂堂一個軍警世家出身的,居然打不...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第7章不能習武

“霍先生,霍太太的內傷很嚴重,康復之后不能再習武。”

醫生的話讓霍靜言蹙眉,不能習武?回頭看了一眼正在沉睡的姜僑,不能習武也好,專心做他的太太就是了,還能遠離路政。

“我明白了,麻煩你們先不要告訴她,找個機會我親自跟她說。”

霍靜言是怕**到姜僑,她這個風風火火的性子要是知道自己的拳腳功夫都不能用了,豈不是會崩潰?

男人送走醫生,在門口看見了滿臉愧疚的路政,都是因為他小僑才成為那些人的目標的。

“霍先生,謝謝你再次救了我們。”

路政渾身都綁著紗布,就差成了木乃伊了,看著這樣的他,霍靜言的眼中波瀾不驚,“我保護自己的女人是應該的,倒是路先生你,今后可能要換個人負責你的安全了,僑僑的身體已經不適合擔任這份工作了,希望你能理解。”

“理解你個大頭鬼!霍靜言你給我滾進來!”

病房里,女人中氣十足地大喊,不過喊完之后才覺得胸口一陣劇痛,差點喘不過氣來。

眼中迸出的怒意恨不得將霍靜言給活拆了!

霍靜言和路政對視一眼走進病房,姜僑捂著胸口半坐在床上,小臉一片慘白,剛醒來就聽見這個渣男在門外跟路政說要換人的事,保護路政是自己的工作,他憑什么自做主張!

霍靜言本想找個合適的機會再告訴她,如今只能說出事實。

聽完他的話將其哦啊的腦子里轟一聲,臉上血色盡褪,滿是驚愕。

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她不能習武了?怎么可能?四歲開始就在軍區大院里混,五歲就跟著三個哥哥練武,連老頭子都說自己是根骨極佳的練武天才,如今要她修身養性,簡直就是生不如死啊!

更多的時候姜僑相信拳頭可以打出自己想要的世界,比如,霍靜言,雖然她眼瞎看上這種渣男。

不過多年的經驗告訴她,習武真的可以解決很多不能解決的問題,而今剝奪了她這種優勢,她還怎么待?

還有路政,她要怎么繼續工作?

只一瞬間,姜僑的腦子就閃過無數可能,迸發出無數個凄慘結局。

看到她這個模樣路政的心里更加難受,“小僑,沒關系的,我跟霍先生的意思是一樣的,工作可以另外安排,可是身體最重要,你要好好歇著,養好身體才能有希望。”

路政的心里是痛的,姜僑,這輩子我路政欠你的都還不清,今后換我來守護你,一定!

霍靜言看出他眼里的柔情,眸子里冷意更盛,走過去將姜僑攬在自己的懷中,男人一條腿敲在床邊,側身將她按在自己的肩窩安慰,臉上卻看著路政,眼中是滿滿的占有欲。

姜僑想要推開他,不料男人將她緊緊摟著,她剛醒來一點力氣都沒有,剛才那一嗓子,幾乎要將她的胸口撕開了,這會她可不敢再用力。

“路先生,我們夫妻還有話說,麻煩您回避。”

路政臉色一變,隨即恢復正常,淡淡地淺笑囑咐姜僑好生休息轉身離開。

待路政剛離開,姜僑就狠狠在霍靜言的肩頭咬噬,痛得男人倒吸一口涼氣。

“姜僑你是狗嗎!”

推開姜僑,扭頭看著自己的肩頭,白色的襯衣下已然有了斑駁的血跡,要不是看她受傷!

姜僑卻厭惡地看著他,“霍靜言,你滿意了?這下你們霍家有借口了,我這個一無是處的女人總算遭到了報應了,你打算什么時候跟我離婚?”

“你胡說什么!姜僑,我警告你,今后不準你在提離婚,我是不會同意的!”

霍靜言滿臉陰鶩,姜僑還要再說,男人猛地低頭封住她的唇,受傷的女人被他壓在身下,開始還拼命掙扎,拳頭硬硬地砸在他的身上,臉上滿是紅暈。

“霍靜言,你放開我!”

推開他兩人四目相對,姜僑的唇瓣上是一抹不自然的紅,那是她咬出的血跡。

“別跟我這套,美男計沒用,你跟谷雨萱的那些爛事已經印在我的腦子里了!”

姜僑怒目一對,霍靜言的好脾氣真的要被磨完了。

“姜僑,我最后跟你說一遍我把雨萱當姐姐,我們之間沒什么的,你……”

“滾!”

姜僑拿起枕頭砸向他,不能習武,可是也沒有說不可以扔枕頭!

霍靜言終于被她惹毛了,摔門而出!

不過走到門口的時候還是不忘給姜家人打電話,看著他們進去照顧姜僑再離開。

怒意未消的姜僑見他真走了,氣得胸口越發疼痛了,一想到自己今后不能習武,不能從事喜歡的工作,她的心里就難受得緊。

姜父和三個哥哥來的時候剛好看見姜僑皺著眉頭靠在床邊,知道她心情不好,可是三個大老爺們哪會安慰人,姜父上來就是一句,“姜僑,不喜歡就踹了!靠拳頭打來的男人就是不靠譜。”

“小妹,我支持你,你說打誰我就打誰!”這是大哥姜任的聲音,二哥和三哥耿直地點點頭,摩拳擦掌的樣子讓姜僑心里一陣暖意,果然還是娘家人好。

不過她不想自己的婚事讓父親和哥哥為難,搖搖頭,告訴他們自己不再擔任路政的護衛工作,不能從事安保,這才是自己最為苦惱的。

姜父知道她是為這個難過,也放下了一顆心。

剛才他是故意這么說的,雖然霍靜言這個女婿是女兒倒追打回來的,不過女兒的眼光還算是不錯,霍靜言是個好男人。

姜僑在家人的陪伴下總算是靜養了一陣子,不過內心對霍靜言的不滿日益加深,這特么的還沒離婚呢,他就不來了,自己好歹也是病患啊!

殊不知每晚她睡著之后霍靜言總會輕手輕腳來到她身邊,知道她對自己有成見,怕她看見自己上火影響身體,霍靜言每每都是偷偷來,悄悄走,所以姜僑竟沒發覺。

這也是姜父一直都知道的,只是女兒心大,他明里暗里引導,姜僑都不以為然,還是對霍靜言恨得牙癢癢。

猜你喜歡

  1. 民國小說
  2. 都市小說
  3. 懸疑小說
  4. 婚姻愛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2011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