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一肖中特
您的位置 : 顏夕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厲少寵妻至上

更新時間:2019-04-30 17:13:16

厲少寵妻至上 連載中

厲少寵妻至上

來源:麥子閱讀作者:陌涼 分類:言情 主角:宋云洱厲庭川

主角叫陌涼的小說是《厲少寵妻至上》,它的作者是宋云洱厲庭川傾心創作的一本浪漫言情小說,內容主要講述:據傳厲家少爺不近女色,不是同志就是有隱疾。宋云洱扶了扶酸軟的老腰,同志?隱疾?你們倒是來試試!明明就是一只禽獸!“厲庭川,她們說我配不上你!”宋云洱指著網絡上的流言,憤憤的說道。男人好整以暇的在她身邊...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宋云洱只覺得一陣風從耳邊刮過,然后……

“哐”的一聲響,她身后墻上的一面鏡子就那么碎成了渣。

地上,全都是玻璃碎片,就像剛才的包廂里一樣,而厲庭川的手……

殷紅的血,一滴一滴的往下滴,掉在那純白色的地毯上,就像是一朵一朵盛開的妖艷的火紅玫瑰。

宋云洱只覺得自己的心,就像是被削成了一片一片,看著那血肉模糊的手,整個人僵硬的就像是被人點了穴一般。

男人手背關節處的肉,沒有一處是完好的。

那血,與宋云洱額頭上的血,是那樣的一致。

“厲庭川,你瘋了!”宋云洱大叫,雙眸一片腥紅中含淚的看著他,伸手去抓他的手。

那抹心疼,并不是裝出來的。

看著那血肉模糊的手背,宋云洱的眼淚就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一般,滾滾而落。

男人卻是用力的伸回自己的手,一臉冷漠絕然的看著她,“裝的倒是挺像!”

裝的挺像!

這句話,就像是一把刀,狠狠的扎進宋云洱的心臟。

她的雙手就那么僵停于半空中,包廂里彌漫著血腥味,一地的玻璃碎片,他那破了皮肉的手,都扎刺著她的眼與心。

深吸一口氣,伸手抹去臉上的眼淚,朝著他露出一抹笑容,“你說的沒錯,我不配。所以,沒必要為了我這樣的人,傷了你自己。讓人送你去醫院吧,我先走了。”

轉身,卻是手腕被人狠狠的拽住。

那力度,大有一種折斷她手的意思。

血,滲透進宋云洱身上的那件屬于男人的西裝外套里。

“我許你走了?”男人面無表情的說道,語氣中盡是陰狠與暴戾。

宋云洱靜靜的看著他,緩聲問,“厲先生想怎么樣?”

男人勾唇一笑,那笑容卻是讓人滲的慌,“我突然反悔了,覺得,救你一命,以身相許這主意還是挺好的。”

宋云洱的臉色猛的一變,瞬間變的慘白慘白的,驚恐的雙眸瞪大,直直的盯著他。

這樣的眼神,在男人看來,卻是無形的拒絕與逃避。

男人,瞬間那一抹狠戾的氣息立馬上升了幾個程次。

猶如十二月里的寒潭一般,強勢的包圍著宋云洱,那是一種刺骨般的寒冷。

宋云洱還沒反應過來,被他重重的一扔,整個人被摔在沙發上。

而男人那健碩冷硬的身軀重重的壓覆在她身上。

“不要!”宋云洱推拒著他的胸膛,“厲……唔!”

話還沒說完,她的嘴顎被是被男人狠狠的捏掐住。

厲庭川凌厲的雙眸如鷹如魅般的睥睨著她,居高臨下,“你有說不的資格嗎?”

痛!

還有那濃濃的血腥味,鉆進她的鼻腔。

他正是用那只受傷的手,緊緊的,重重的鉗制著她,甚至于那殷紅的血滴進她的嘴巴里。

男人寬大的西裝外套裹在她的身上,就像是一件戲服那般。

宋云洱很瘦,外套掛落于兩側,她躺在沙發上,那纖細的玉頸就這么坦露于他的眼下,玉頸之下,是那精致的迷人的鎖骨,還有……

男人的眼眸狠狠的盯著她,然而眼眸里卻并沒有情欲之色,唯只有滿腔的恨意。

他的腦子里不斷的閃現著女人平坦小腹上的那一條五公分的疤痕。

闌尾!

她說這是闌尾手術留下的疤。

呵!

男人冷笑,那一雙充滿恨意的眼眸就像是刀芒一般,恨不得將她削成一片一片。

“做這么多,不就是想讓我上你?”男人恨恨的盯著她,冷冷的說道,“怎么,我現在如你所愿了,裝出一模委屈的樣子給誰看?”

“你手上的傷不輕,你先去醫院包扎一下吧。”宋云洱輕聲說道,軟軟的,輕輕糯糯的,每一個字都像是敲在男人的心房上,卻又每一個字都讓他恨的咬牙切齒的。

她的嘴里,傳來濃濃的血腥味,她的脖子上,也有血漬。

“比起五年前,你的招數升級了!”男人嗤笑著說道。

然后宋云洱只覺得壓在自己身上的重量消失了。

男人從她的身上站起,慢條斯理的整理著自己的衣服,一臉厭惡的瞥著她,“滾!別再出現在我的視線里!”

宋云洱起身站起,朝著他嫣然一笑,攏了攏自己身上的屬于男人的外套,緩聲說道,“謝謝。”

然后邁步朝著門口走去。

剛走到門口,便是聽到里面又是傳來一陣“哐哐”聲,顯然是他又打碎了什么。

想著他手上的傷,宋云洱只覺得心再一次揪成了一團,痛的無法呼吸。

門口,程緇站著,看到宋云洱出來,只是冷冷的睨了她一眼。

那眼神里,同樣也是帶著恨意的。

宋云洱朝著他平靜的淡然一笑,“厲先生的手傷的不輕,你送他去醫院包扎一下。”

“宋小姐有心了!”程緇面無表情的說道,“只要宋小姐以后不再出現在厲哥面前,那便是厲哥的幸運!”

宋云洱點了點頭,臉上依舊保持著堅強的笑容,“好。”

說完,邁步離開。

宋云洱不清楚自己是怎么走出的帝宮,整個人渾渾噩噩的,就像是被人抽干了全身的力氣與血液那般。

滿腦子全都是男人那厭惡的,帶著憎恨的眼神。

還有他那全都是血的手。

夜,一片繁華,閃爍的燈光,來往的車輛。

而她卻一片茫然,看著那形形**的車輛,她卻不知自己該何去何從。

蹲身而下,緊緊的抱著雙腿,埋頭于膝蓋之間,輕輕的嚶嗚出聲。

哭的異常傷心難過,是那種崩潰的,絕望的,無助的痛苦,還有一絲抹不去的擔心。

不遠處,一輛黑色的邁巴赫停著,男人冷冽的眼眸就那么沉沉的盯著傷心痛哭中的女人,充滿了濃濃的恨意。

車窗玻璃緩緩的上升。

“開車!”男人沉聲道。

車子駛離,帶著男人對宋云洱的恨意。

“你這個逆女,還有臉回來!”

宋云洱剛進門,憤怒的聲音響起,一個煙灰缸朝著她擲過來。

猜你喜歡

  1. 貴族小說
  2. 宮斗小說
  3. 暖婚小說
  4. 武俠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2011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