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一肖中特
您的位置 : 顏夕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姜總今天表白了嗎

更新時間:2019-04-30 16:18:59

姜總今天表白了嗎 已完結

姜總今天表白了嗎

來源:花生小說作者:悅余生 分類:言情 主角:姜寒錚夏悠然

經典小說《姜總今天表白了嗎》是姜寒錚夏悠然最新寫的一本現情類小說,主角悅余生,書中主要講述了:天生的霸道總裁姜寒錚,含著金湯匙出生,妥妥的人生贏家。只是年近三十,還至今單身,外界傳言:姜總性冷淡。某方面有缺陷!夏悠然畢業去華業面試,面試當天,姜總盯著她看了半小時,破格錄取她,工作輕松薪水高,姜...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折騰了一晚上,夏悠然眼皮開始打架,沉重的睡意襲來,她打了個呵欠,靠在躺椅邊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護士來換點滴瓶,姜寒錚見她睡的那么香,沒舍得吵醒她,兩瓶點滴打完,天差不多快亮了,夏悠然睡的迷迷糊糊,感覺有什么在臉上撓。

她睜開眼,對上一雙黑亮的眸子,某人捏著她的一縷頭發她臉上撓,她呆了片刻,大腦逐漸清醒,本能的從他手中抽回頭發,隨后伸手在他額頭探了一下,燒已經退了。

夏悠然松了口氣,待意識到自己做了什么,臉頰“騰”的一下燒了起來,她快速的收回手,低頭裝作去包里掏手機給姚力打電話,耳邊傳來低沉的笑聲,夏悠然的臉更紅了。

回到酒店,已是早上五點,夏悠然洗了個澡趴到床上,一覺醒來,陽光透過窗子灑了一地,她心里“咯噔”一下,忙掀被下床換好衣服,以最快的速度梳洗完,出現在姜寒錚的面前。

彼時,他坐在餐桌邊,修長的手指慢條斯理的翻著報紙,餐桌上是做好的早餐,顯然是在等她。

夏悠然尷尬萬分,要老板等自己吃飯,她自問還沒有這個福氣。

餐桌邊就他一個人,一派優雅閑適的姿態,清晨的陽光透過窗子正好照在他身上,他抬著頭逆光朝她看過來,夏悠然一時間失了神,這個男人的確有迷惑女人的資本!

“傻站著做什么?還不快過來吃飯。”見她傻呆呆的站在那半晌,姜寒錚收起報紙,隨手擱在一邊。

夏悠然回過神,胸腔里“突突突”跳的很快,她吸了口氣,壓住狂跳的心臟,慢吞吞的走到桌邊坐下,氣氛有些尷尬,她隨便找了個話題緩解氛圍,“您……身體好些了嗎?”

話一出口她就悔的要死,怎么就不找別的話題,偏偏挑了這一個。

“好多了,昨晚……辛苦你了。”姜寒錚盛了一碗粥放到她面前,眼皮微抬,將她局促的表情看在眼中,眼中漾起一道清淺的波瀾。

夏悠然受寵若驚,忙從他手中接過碗勺,該是她伺候大老板才對,怎么可以讓大老板伺候她

姜寒錚也不跟她爭,悠然的靠回座椅中,嘴角噙著淡淡的笑看著她,夏悠然的臉再次不爭氣的紅了起來,真是要命!她小聲嘀咕,琢磨著要不要提醒對方一句,別用這樣的眼神看她

可對方明明什么都沒做,說出來反而顯得自己心虛,話到嘴邊只得咽了回去,她將盛好的粥遞到姜寒錚面前,然后面無表情的坐回原位,重新找了個話題緩解氣氛。

“我們什么時候回去?”她問,此次陪他出差,說好了三天時間,可眼下都過去一個星期了,事情還沒辦完?

“不急,下午有個單子要簽……”

姜寒錚慢條斯理的喝了口熱水,話音未落,就見夏悠然猛的停下手中的動作,吃驚的看著他,“那你豈不是又要喝酒”

“去簽個合同,不喝酒。”姜寒錚將剝好的雞蛋遞到她餐盤中,拿過手邊的紙巾擦了擦手漫不經心道:“昨晚是不是把你嚇壞了?”

廢話!夏悠然埋著頭小聲嘀咕,昨晚他面色慘白的縮在沙發里渾身發顫的樣子,她都差點嚇哭了。

“胃不好,自己多注意一點。”夏悠然低頭咬了一口面包悶聲說道,話一出口又覺得自己多嘴,他的身體,自己不愛惜,關她什么事。

“嗯,以后我會注意。”姜寒錚點點頭,漆黑的眸子里笑意更深,夏悠然埋著頭,臉頰不自覺的升溫,她又默默將自己鄙視了一遍,咸吃蘿卜淡操心!

華業主要經營房地產,此次到B市來出差,就是為了拿下市中心的兩塊地皮,下午簽好合同,姜寒錚去地塊那邊看了一下,便立刻趕回A市。

下了飛機,已是晚上十點,姚力打了個車趕回公司處理后續的事,夏悠然掏出手機叫了輛滴滴,很快,滴滴司機按照路線趕了過來。

夏悠然拖著行李箱正準備放到車后備箱里,剛碰到拉桿,一只修長的手臂從她手中接過行李箱,然后繞到車尾,打開后備箱塞了進去。

“姜總……”夏悠然呆呆的看著他,有些搞不懂他的意圖。

“我送你回去,這么晚你一個姑娘家回去不安全。”姜寒錚說道,回頭見她站在夜風中傻傻的看著自己,一頭長發被風吹的有些凌亂,姜寒錚笑著看著她,走過去將她被風吹亂的發絲捋到耳后。

男人滾燙的指尖不經意間碰到那白皙的耳蝸,夏悠然好似被什么燙了一下,整個臉紅了起來,胸腔里又開始“突突突”的跳個不停,她本能的別開頭,“謝謝姜總。”說完拉開車門坐了進去。

姜寒錚繞到另一邊拉開車門坐了進去,車緩緩駛入車流中,他就坐在她身邊,狹小的車廂里到處彌漫著他的氣息,夏悠然兩耳發燒側頭看著窗外,努力平復那狂蹦的心跳。

車飛速奔跑在繞城高速上,夜風透過車窗拍打在臉上,臉上的燥熱感似乎緩解了一些,忽然,夏悠然似是想起什么一般,關上了車窗,只留下一條窄窄的縫,他胃不好,不能著涼。

姜寒錚靠在后座里一直看著她,她細小的動作落在他眼中,緊抿的薄唇揚起一抹淺淺的弧度。

“我……是不是很可怕?”姜寒錚看著她,突然問道,眼中閃著亮光,好似天邊璀璨的星辰。

“不……”夏悠然抬起頭,不期然的對上那雙黑亮的眼眸,莫名的感覺再度浮上心頭,她慌忙的別開視線,支支吾吾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他,他一點都不可怕,甚至還有些平易近人,至于為什么自己為什么每次看到他都會很緊張,說到底……是因為她心虛吧。

夜風不斷拍打著車窗發出“嗚嗚”的聲響,車里卻安靜的異常,夏悠然垂頭絞著手指,姜寒錚笑著看了她一眼,側頭靠在車窗玻璃上閉目養神。

車內寂靜無聲,耳邊傳來他沉穩的呼吸聲,夏悠然偷偷抬頭看了他一眼,他靠在車窗上閉著眼,看上去似乎很累,想到他之前胃病發作的樣子,夏悠然忍不住想,他們這些當大老板的也不容易,整天酒桌飯局的,瞧他把自己都折騰成什么樣,剛出院就喝酒,當真是一點都不把自己的身體當回事!

車子停在小區門口,夏悠然下了車,姜寒錚快她一步繞到后備箱把行李箱拿了出來,夏悠然接過行李箱,捋了下被風吹亂的發絲,有些局促的扯了扯唇角,道:“謝謝姜總,我到了,您早點回去休息。”

“不急,送你到樓底下再回去也不遲。”夜風中,姜寒錚雙手插在褲兜里,嘴角含著淺淺的笑意看著她。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回去……”夏悠然忙拒絕,緊接著發現自己反應有些過激,神情瞬間變的尷尬起來,“我……我自己可以回去的……”

“走吧。”姜寒錚沒有理會她的拒絕,接過她的行李箱拎著便往小區門口走,路燈下,他的身影被拉的很長很長,有風吹過,吹亂了她的頭發,同時也吹亂了她的心……

姜寒錚走了幾步,轉身見夏悠然站在原地呆呆的看著,好笑道:“走啊,站著做什么?”

夏悠然臉上又是一陣火燒,片刻后埋頭跟了上去,姜寒錚走的很慢,夏悠然落后他半步,胸口像揣了只小鹿,砰砰砰跳個不停。

“怎么走?”進了小區的門,姜寒錚忽然停了下來,轉身看向她,問道。

夏悠然沒注意,險些一頭撞在他胸口,抬頭對上他的眼睛,眼中一片茫然,顯然沒有聽到他在說什么。

“帶路,我不認識。”姜寒錚嘴角微揚,笑問。

“嗯……好……”

夏悠然收拾好亂糟糟的情緒,埋頭走到他前面,姜寒錚拎著行李箱走在她身側,“你住哪?”他問。

“7棟3單元201……”夏悠然下意識的將自己的住址和盤托出,話一出口就悔的想咬掉舌頭,干嘛要把自己的住址說的這么清楚,告訴他7棟不就好了!

清水灣7棟3單元201……姜寒錚默念了一遍,嘴角微微往上揚了揚。

她和沈小佳租住的這個小區年代有些久遠,小區里破破爛爛,路燈隱在樹叢中晦暗不明,路邊的草叢里時不時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夏悠然渾身發毛,偷偷看了一眼身側的某人,心里瞬間踏實了許多。

很快便到了7棟,夏悠然停在7棟3單元門口,捋了捋耳邊的幾縷碎發,扯了個干笑,局促道:“姜總,我到了,您……早點回去休息……”

“嗯。”姜寒錚將行李箱遞給她,夏悠然快速的接了過來,然后再次彎腰道了聲謝,提著行李箱飛快的跑進樓梯口,一口氣“噔噔噔”直往上跑。

姜寒錚望著她背影,嘴角不自覺的勾了勾,隨后抬頭朝二樓看去,直到聽到門鎖轉動聲后,才轉身離去。

猜你喜歡

  1. 驚悚懸疑小說
  2. 玄幻小說
  3. 百合小說
  4. 搞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2011一肖中特 新疆时时号码走势图 云南时时是正规的 大乐透近100期走势图 竞彩混合投注什么意思 欢乐生肖开奖平台 网上投注体育彩票 赛车pk10走势图 pk106码滚雪球公式图 11选5那个计划软件好 天津时时的官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