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一肖中特
您的位置 : 顏夕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等等

更新時間:2019-04-30 14:48:31

等等 連載中

等等

來源:花生小說作者:明鹿 分類:言情 主角:施瑯崔寶黛

完結小說《等等》由施瑯崔寶黛所編寫的現情類型的小說,主角明鹿,書中主要講述了:她和他從一開始就在錯過,但是她一直默默的陪在他身邊等候他。她陪著他從一個小小的包工頭變成一個站在食物鏈頂端的人。崔寶黛看著他結了一次又一次的婚,第三次她說,好好考慮,再離婚對你影響不好。他含情脈脈的看...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施瑯很意外在這里會遇見寶黛,更意外寶黛竟然會和劉子業在一起。拉著何健信步走過來,寶黛看見何健喊了聲姐夫,何健笑著對她點點頭:“大寶,這段時間怎么不見你去家里,何陽都想你了。”

大寶笑了笑:“最近一直瞎忙。”

施瑯站在寶黛身邊先喊了杜偉聲二哥才伸出手和劉子業打招呼。

“在這里碰見劉副總真是意外。”

劉子業笑了笑,伸出手回握施瑯,帶著點故意對他道:“大寶說她餓了,我就帶她過來隨便吃點。”

兩人縮回手的速度都很快。施瑯回頭看著呆若木雞的寶黛,揉了揉她的腦袋笑道:“昨天不讓你吃今天你就悄悄跑出來吃,這回滿意了吧,宰了劉總多大一頓呀!”

話語里透著的親昵讓寶黛和杜偉虎軀一震,寶黛狐疑的看著施瑯,心里想,師兄吃錯藥了。

杜偉則興奮的看向劉子業,擠眉弄眼的表示:看吧,我就告訴你我家大寶不缺男人追。

何健的眼神則興味十足的在寶黛和劉子業之間巡回。

劉子業對施瑯這種幼稚的宣示主權的行為不予置評,也不理會杜偉看熱鬧的表情,伸出手和何健打招呼。

杜偉對施瑯道:“你來得正好,我們要去喝酒你去不去?”

“喝酒?”施瑯面色不善的看向寶黛:“你也要去?”

寶黛連忙搖頭:“怎么可能,我準備回家睡覺了,早睡早起身體好。”

施瑯很滿意寶黛的識時務,贊許的看了她一眼對杜偉道:“我今晚約了朋友,喝酒我就不去了,大寶我順路給她捎回去。”

施瑯說要送寶黛杜偉就放心了,問寶黛:“你是回公寓還是回咱家?”

寶黛想了想:“回家吧,我媽今天沒抽到我心里肯定不痛快呢,我得回去哄哄她。”

杜偉點點頭:“那行,你干脆讓施瑯把你直接送回家,我明天也要回家一趟,把車鑰匙給我,我明天把車給你開回去。”

寶黛覺得沒啥問題,從包里掏出車鑰匙遞給他。

劉子業人雖然和何健交談著,但這邊的風吹草動一點也沒忽略,看見寶黛把車鑰匙遞給杜偉就知道是施瑯要送她回家。

心中冷哼,小丫頭,防他跟防賊一樣。

施瑯喊了何健一聲:“等他們出來你帶他們先過去,我送完大寶就來。”

何健壞笑的看著他:“我小姨子讓你送,不好吧!要不,我送?”

施瑯親昵的摟過寶黛:“她光是你小姨子呀?她還是我們公司吉祥物呢!”

寶黛皺著眉推開他:“你才吉祥物。”

施瑯拎貓一樣拎著她的衣領往停車的方向走:“膽子是越來越肥了,這么沒大沒小敢在師兄頭上動土。”

何健笑瞇瞇地目送倆人,回過頭發現劉子業盯著兩人遠去地背影神色晦暗不明。

他清了清嗓子,掏出煙遞給杜偉跟劉子業,客氣的邀請道:“我們晚上有個局,你們要不要一起。”

因為寶黛的關系杜偉和何健算是拐著彎地親戚了,但是他倆真不熟,不管何健的邀請是真心還是客氣,拒絕道:“不了,我們倆也是有事談。”

劉子業掏出火給何健點上,也拒絕道:“今晚就不了,改天我單獨約何總。”

后面出來兩人喊何健,何健見等的人出來了對他倆道:“哪行,咋們下次再約。”

施瑯打著方向盤出了停車場,寶黛好奇的問:“你跟我姐夫怎么來這吃飯?”

施瑯看了她一眼,沉著臉道:“我還想問你呢,怎么和劉子業在一塊?”

寶黛也不知道他臉色難看個什么勁,把車窗降下來一半,從包里掏出煙點上,抽了一陣才對他道:“我去二哥店里玩遇上的,沒想到他跟二哥是朋友,到飯點就一起吃飯。”

施瑯一開始是怕寶黛舍不得正坤這單生意私自聯系了劉子業,現在聽了解釋臉色好看了好多,和顏悅色的解釋:“老三來開會,我們宿舍幾個今晚聚一聚。”

他們宿舍的老三寶黛還有印象,人長得其貌不揚但那張嘴特會說,靠著這張能說會道嘴在學校無往不利。整天上躥下跳的鉆營,學校里就沒有他插不了的事,人送外號“永動機”,宿舍的人都親切的稱呼他為“機哥”。就這么個人,畢業了人人都當他要留在這里,結果一畢業他麻利的收拾行李就回了老家,他爹給他在老家的設計院找了工作,據說混得很是風生水起。

寶黛道:“你們宿舍的倒還經常聚在一起,我們宿舍的除了鰻魚另外兩個都不怎么常聯系了。”

施瑯也從兜里掏了煙,單手扶著方向盤點了火:“工作了么,大家天各一方的,沒什么機會能常在一起,但分開久了,偶爾聚一回還更親熱。”

寶黛附和的點了點頭,沒說話。

安靜了一會施瑯想起她在飯店門口說的話,問道:“你說你媽今天要打你,真的假的。”

寶黛揪著安全帶氣結道:“當然是真的,要不是我跑得快今天不知道要挨多少下。”

想象她被李亞云追著抱頭鼠竄的樣子施瑯輕笑出聲,寶黛不滿的瞅了他一眼,他收了笑假模假式的埋怨道:“你媽也是,有道理咱們就講道理,動什么手啊?不過,她為什么打你?”

說到這個寶黛就煩躁,手上的煙也燃到盡頭,她把煙在車內的煙灰缸里掐熄,若有似無的嘆了口氣:“還不是為了宋誠,他下個星期結婚,他媽來送請柬的時候好像是給我媽擺臉子了,我媽受了氣哪能饒得過我。”

聽見宋誠的名字施瑯握著方向盤的手緊了緊,忽然覺得嘴上的煙有些熏眼睛,對寶黛道:“你幫我把煙給掐了。”

寶黛伸手去拿他嘴上拿煙,細白的小手在他眼前一閃而過,他聞到寶黛手上玫瑰護手霜的味道。這個味道他很是熟悉,以前他干完活洗了手寶黛就會拿出這個味道的護手霜給他擠一點,他一邊搓著手一邊抱怨一個大老爺們身上有這種香味顯得娘西西的,寶黛總是笑著看他不說話。

他的喉嚨有些干澀,這種經常回憶當年的情況不妙啊!是他老了么?還是他潛意識里對現在的生活不滿意?

寶黛因為路途的無聊又點了根煙,施瑯劈手就給她奪過來按熄,斥責道:“不是才剛抽了一根么,這么快又抽,你氣管怕跟煙囪一樣。”

真是烏鴉笑豬黑,就跟他自己沒有一根接一根的抽過一樣。寶黛看了他一眼,慢條斯理的從包里掏出兩個漱口水,攤著巴掌遞到鼻子底下問:“你要么?”

施瑯掌著方向盤低頭看了一眼問:“給**嗎,我又沒口臭。”

寶黛呵呵:“天聊不起來,煙又不能抽,不是只能玩漱口水了么?”

施瑯不服:“天怎么會聊不起來,咱倆這么健談,能聊的話題可多了。”

寶黛想湊過頭去看看他臉有多大,被安全帶無奈的勒了回啦。她靠在椅背上挑釁道:“來來來,你挑個話題咱倆聊,現在離我家最多還有20分鐘的路,要是這個話題能聊到家門口我喊你爸爸,不能的話你喊我爸爸。”

施瑯被噎住了,趁著前面的紅燈思考了一會,最后無奈的對寶黛道:“爸爸。”

要不是系著安全帶寶黛能笑得在椅子上打滾。

施瑯看她這么開心也忍不住咧了嘴,認了慫之后又往回找補:“笑什么,你以為我真的想不出來,我是怕你叫我爸爸杜老師知道了會不高興。”

寶黛......

真是沒挨過李亞云的電蚊拍就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了。

送完寶黛施瑯趕過去和何健匯合。機哥看見他來了也不打招呼,徑直往他身后看。

施瑯不解:“看什么哪”

見他身后沒人機哥失望的收回眼,遺憾的咂咂嘴:“大寶妹妹呢,你咋不把她帶過來,我可想她了。”

施瑯笑罵一聲:“滾,半夜三更的良家婦女都回家了,哪個會過來讓你想。”

機哥假作哀怨道:“大寶妹妹就是目光短淺,只看得到你,她當年但凡要看我一眼,我們倆就會有故事。”

何健從面前的盤子里抓了一把開心果扔他:“你當我小姨子眼瞎呀?”

機哥掃掉身上的開心果不死心地問何健:“大寶妹妹現在有男朋友么,沒有我請她吃飯。”

老四笑呵呵地拆臺:“算了吧,你告告白即是告別,一把年紀受情傷不容易好的。”

何健壞笑著拿開瓶器啪啪啪的開了五瓶啤酒,一字排開在機哥面前道:“行呀,你把這五瓶吹了,明天我幫你約她。”

機哥叉腰仰天長笑三聲后對施瑯道:“這個機會讓給你了,你喝醉了就讓大寶妹妹來接你,然后你再送她回家,你送我我送你,你倆能玩一夜。”

聽見他甩鍋不算還拿自己開涮施瑯笑了,翹起大拇指點點機哥對何健和老四道:“這玩意離咱們久了都不知道什么叫進退了,咱們給他上上規矩。”何健和老四嗷嗷叫著撲過來。

施瑯和老四按住機哥的四肢,何健舉著酒瓶子獰笑著去掰他的嘴。

機哥嚇得連忙求饒:“大佬,各位大佬,饒了小弟吧!”

猜你喜歡

  1. 虐戀情深小說
  2. 武俠小說
  3. 穿越種田小說
  4. 神仙妖精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2011一肖中特 程远双色球杀号 神奇的七星彩万能码 最稳定追长龙的方法 pk10官网开奖号码 益众计划软件 足彩稳赚买法 北京pk10怎么玩 七乐彩开奖结果查询 3排走势图 热秒速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