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一肖中特
您的位置 : 顏夕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溺愛深如許

更新時間:2019-04-30 13:55:45

溺愛深如許 已完結

溺愛深如許

來源:追書云作者:遁逃的魚 分類:言情 主角:唐奕晟阮明珠

主角叫遁逃的魚的小說叫《溺愛深如許》,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唐奕晟阮明珠所編寫的婚戀生活類型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新婚丈夫是個花心大蘿卜,她要離婚!某人呵呵。小羊羔想逃出他大灰狼的五指山,不可能!畫個溫柔陷阱困住她。種個娃娃拖住她。最后死心塌地愛上她!然而,她冷眸如霜,“唐奕晟,我累了,原來沒有感情的婚姻,終究難...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阮明珠驚覺不知什么時候竟與他離得這么近,下意識往邊上一讓,結果他順勢壓下。

被壓到沙發扶手上,她難以置信地瞪著水汪汪的眼睛,看著他越靠越近,小臉一點點染上胭脂色,雪白的鎖骨緊張地繃緊。

“你只要親自驗證,就知道我有沒有碰別的女人。”男人目光清透若星辰,又幽深如大海,淡定地在她身上逡巡。

阮明珠漲紅臉,偏開視線,“不要。”

事實上她根本沒聽懂他的話,就是覺得他的眼神特別不懷好意。

“為什么不要?”他諄諄誘導,“不是說想要當我的好妻子,想認我這個丈夫?難道你什么都沒有嘗試努力過,就想當逃兵了?”

阮明珠的小刺猬一下又被扎到,懟回去,“只會說我,你又努力過什么了?要出差一個月,竟然跟我提都不提!”

唐奕晟驚訝,“一個月?誰說的?”

“蕓……”阮明珠頓住,水眸閃過疑惑,“難道不是?”

“當然不是,我最多在湛城呆上一個星期。”

唐奕晟其實已經猜到是誰跟她亂說,不過懶得影響自己的心情,刮刮她的鼻子,“難道你就是因為聽說我要出差一個月,所以在家里呆不住跑來找我?那你還是挺愛我的。”

阮明珠臉頰頓時又飛紅,郁悶地摸摸自己的鼻子,心想表姐居然哄她。

唐奕晟的唇往她耳側流連,聲音壓下來,“唔,教你怎么分辨丈夫在你過來之前有沒有偷吃過……”

阮明珠終于有所明白,呼吸變得輕急,徒勞反抗,“不要,討厭……”

“要,你不是特意來找為夫的么。”

還想說話的小嘴被結實堵上,他的吻霸道之極,有如颶風過境,將她的力氣都卷盡。

她不知道,這些天壓力爆表的他,對她送貨上門真是歡迎之極。

因為拒絕到那張被別的女人躺過的床上去,結果她在沙發上被好好“教訓”了一頓,站起來兩腿都是抖的。

更加可惡的是,他解鎖了幾個令人吃驚的新姿勢,她羞恥難當,十分凌亂——為什么男人會這樣,簡直叫人發指。

“我們吃點東西。”兩人洗過,唐奕晟寵溺地抱著她坐在沙發上,咬著她的耳垂說。

阮明珠不應,黑著臉躲他。

這么輕易被他“擺平”,她心里很郁結。

他有沒有那么喜歡她,對她如此縱情,難道不是風流本性在作祟。

如果不是實在餓她真的不想吃東西,心情還是很不好。

“我的錢包不見了,身份證也沒有了。”她低著頭,悶悶不樂地戳著食物,“你給我弄好,我要回家。”

唐奕晟瞧她一眼,有點好笑,她倒會對他使性子。

“你可以呆兩天,只要不妨礙我做事。”他說。

阮明珠咬唇,“不要。”

她現在只想回去,好好靜一靜。

唐奕晟默了默,“好吧,如果你在這一直給我臉色,我會分心。”

阮明珠抬眼瞪他,他倒像沒事似的,淡淡與她對視。

她敗下陣,悻悻低頭。

翌日。

也沒聯系崔蕙蕓,阮明珠郁郁回了宜城。

回到后,想了想,還是給崔蕙蕓發信息,說自己回來了。

“怎么了?”有點出乎她的意外,崔蕙蕓沒有打電話來,而是簡潔地回復了短信。

阮明珠也不想多說,猶豫半晌,回道:“跟他鬧別扭,不過沒什么了,我休息一下,你忙。”

崔蕙蕓似乎確實在忙,很久才回復,“好,你不要多想。”

阮明珠懨懨躺在床上,忽然聽到手機響,看一眼,怔了怔,坐起來。

“珠珠,你跟奕晟怎樣,一切都好嗎?”手機那頭傳來母親黎芊芊輕快的聲音。

阮明珠頓感一陣說不出的壓力。

她其實很害怕接到母親的電話。

因為女兒嫁了人,黎芊芊覺得松口氣,所以跟朋友去旅行了大半個月,她此時的聲音才會如此輕快。

但是如果讓她知道阮明珠跟唐奕晟并沒有想象中那么好,以她的性子一定會立即抓狂。

在湛城時阮明珠氣在頭上,覺得離婚就離婚,沒什么大不了,現在面對母親的詢問,她才回到現實。

“還……好。”她只好違心說。

“嗯,那就好。既然嫁了人,就要做好妻子的本分,要支持丈夫的事業,知道嗎?”黎芊芊開啟教育模式,傳授她認為最正確的為妻之道。

“今晚跟奕晟一起過來吃飯吧,我從港城帶了上好的鮑魚回來。”

“媽,奕晟他出差。”阮明珠悶悶說。

“出差了?”黎芊芊有點驚訝,因為女兒的蜜月都還沒過。

“奕晟那孩子就是太拼命,結婚前他也跟我說過,說比較忙,怕你會多心,你要多體諒知道嗎?”

阮明珠只得嗯一聲。

“既然他沒空,你一個人在家也悶,不如回來陪媽兩天吧,媽給你做好吃的!”黎芊芊愉快地說。

“……好。”

回到阮家大宅,阮明珠先去給爺爺請了安。

知道她要回來,父親難得沒去偏苑陪他的小老婆和兒子,而是留下吃她母親做的鮑魚。

雖然同桌吃飯,黎芊芊并沒有給丈夫好臉色,只笑著問阮明珠跟唐奕晟的事。

對于父母之間的冷淡,阮明珠是習以為常,但這不意味著她的心不會難受,況且剛不久她才從唐奕晟那受到打擊。

母親的問話阮明珠要不含糊,要不敷衍,對付了過去。

忽然黎芊芊冒出一句:“珠珠,你要早點生個孩子,最好能生個男孩。”

阮明珠一愣,倏地紅了臉。

黎芊芊冷冷說:“這男人劣根深重,沒有孩子很容易生出異心,而沒有男孩,更容易給他們借口在外面找小三小四。”

對于正妻的指桑罵槐,阮文渲重重地唔了聲,臉色極是難看,“跟女兒你這說的是什么話!”

“我難道有說錯?”黎芊芊的臉色也陰沉下來,目光犀利地射向丈夫,“其實不用我說珠珠也心明如鏡!她的好父親是怎么對她的,你以為她沒有感覺?”

阮文渲氣得嚯然起身,“這飯吃不下了!”說完摔筷而去。

“滾吧,快滾去那蕩~婦那!”黎芊芊吼,把一只茶杯啪地掃到地上,“跟你的野種們吃香喝辣!”

阮明珠坐著,眼簾垂下,早已紅了眼眶。

一頓昂貴的鮑魚大餐吃得如鯁在喉。

母親在飯桌上努力裝作沒有崩潰,可是歇斯底里地勸她要孩子,還說,生得越多越好。

“免得日后丈夫出軌,分家產還吃虧!”黎芊芊恨恨地說。

阮明珠在娘家呆了兩天,結婚前那種熟悉的窒息感又回來了。

從前她就是受不了這種感覺,才會在十六歲那年偷偷早戀,愛上了比她大12歲的崔奕華。

她渴望一份溫柔將她救贖,給予她心靈庇護。

然而……

傍晚,阮明珠在院子里恍惚失神,心里比這陰天的黃昏還要灰暗寂寞。

如果下雨,會不會更好?她伸出纖細的手,仿佛想要捕捉住什么,茫然地想。

“喲,我們家的小公主什么時候回來的?”

一個嘲弄的聲音響起。

猜你喜歡

  1. 空間小說
  2. 玄幻小說
  3. 神仙妖精小說
  4. 未來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2011一肖中特 助赢计划软件幸运飞艇 长期买六肖的方法天涯 极速时时彩计划软件下载 赛车pk10计划 3d定下期和值方法 后三不定位最佳方法 赢彩彩票合法吗 百度七星彩下期预测 虎扑nba中文网 澳门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