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一肖中特
您的位置 : 顏夕文學網 > 小說庫 > 玄幻 > 祭煉山河

更新時間:2019-04-30 11:58:16

祭煉山河 連載中

祭煉山河

來源:掌文作者:食堂包子 分類:玄幻 主角:寧凌秦宇

主人公叫食堂包子的小說是《祭煉山河》,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寧凌秦宇所編寫的奇幻玄幻類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他自卑微中來,緊握命運的契機,踏過迷霧與陰影,追逐著黑夜、光明,終成那照耀天與地的身影!...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好了,真要吃你,解毒這步都不用。"秦宇松手,野雞霸王撲棱翅膀,可沒飛出去多遠,就垂頭喪氣走了回來。

秦宇微笑,"算你聰明。這個地方到處都是丹毒,沒我幫你化解,你能跑到哪去?"

野雞霸王搖著大風車,一副我是呆萌不懂你說什么的表情。

秦宇不跟它一般見識,開門見山,"我問你,這一個月你躲在哪,吃的什么?不要想騙我,當然如果你活膩了的話,可以無視我善意的提醒。"

野雞霸王小眼珠原本咕嚕嚕轉著,聽到后面頓時僵住,無奈"呱呱"叫了兩聲,伸開翅膀點了點出口方向。

秦宇皺眉,他可從未聽過雞是這么叫的,尖銳刺耳活像是一只老鴉。但現在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從野雞霸王的反應看,它應該是找到了什么。

"帶路。"

沿石階而上,野雞霸王撲閃著翅膀速度極快,好在服用固體丹后,秦宇也非昔日阿蒙,輕松跟在后面。很快來到出口所在,地面、石壁斑駁血跡再度出現在眼前,讓人胸口頓感沉悶。

目光環視沒有任何發現,秦宇眼神落到野雞霸王身上,露出一絲詢問。

小東西得意的"呱呱"叫兩聲,雙翅一展飛了起來,頭頂一個盤旋,"咻"的一下鉆進石壁上一只孔洞。

很快,它的叫聲從孔洞里傳出。

秦宇臉色微變,他從未想到這些人力開鑿的孔洞中,竟另有乾坤。湊上前探手進入其中,伸進去兩尺許就發現另有洞天,這只洞居然是轉彎的,在黑暗環境下,從外面看根本發現不了。

好在有野雞霸王,否則就算在處置司住一百年,秦宇也未必能找到這個地方。

孔洞通往哪里?

秦宇想了想退到一旁,很快野雞霸王鉆了出來,銜著一粒草木種子,乖乖放到他手里。捻了捻非常干燥,表面還有沒完全脫落的包衣,顯然是顆新結的種子。

嗅嗅,隱約間帶著一股泥土芬芳,秦宇眼神明亮。

顯然,這孔洞連通的空間,能生長草木植物。

處置司所在,地底深處竟然有這種地方,無論怎么看,都透著不凡!

一定要進去。

可是,這個孔洞……

秦宇面露無奈。

野雞霸王來回踱步,滿臉的趾高氣揚,小眼珠不時掃一眼秦宇,閃過絲絲得意。那小模樣就差把話寫在臉上:告訴你又怎么樣,你又進不來,呱呱呱呱~

當然,你如果問我,呱呱呱呱是怎么看出來的,我只能不負責任的告訴你,猜的!

秦宇眼神驀地冰冷,對野雞霸王勾勾手指,語氣陰森,"想活下去,就乖乖聽話!"

野雞霸王即便開啟靈智,也不過相當于五六歲小孩,在秦宇威脅下,只能乖乖做起苦力。它一次次飛進飛出,按照指示將看到的一切,比劃著說出來。

一只野雞和一個少年的理解能力,自然不太一樣,過程可謂是曲折、艱難。開始的時候,野雞霸王還能居高臨下斜瞥著秦宇,一張你笨到無可救藥的傲嬌臉,可后來累的直翻白眼,就只剩喘氣的心思了。

秦宇拿著石頭在地面勾畫,根據得到的信息,不斷的進行修正,眼神越來越亮。

現在可以確定,這個孔洞連接的,是一條斜向下的裂縫,在它下方才是生長草植的神秘空間。按照角度分析、方位判斷,以及大概的距離估測,這個地方就在處置司不遠。

也就是說,處置司中極可能存在著,進入其中的入口!

提起吐著舌頭,累癱在地的野雞霸王,秦宇大步回到處置司,眼神緩緩掃過,最終落在臥室入口。不出意外,這間石室就是,距離神秘空間最近的地方。

除了剛來的時候,秦宇沒再進來過,此刻目光掃過,眉頭不由皺起。說是臥室,也只有一張石床一只石桌,旁邊幾個低矮的石凳,早已殘缺不全。

放下野雞霸王,秦宇從門口開始,輕輕敲擊石壁,通過聲音判斷是否內有乾坤。可一路敲擊過去,石壁都是實心,沒有半點空洞,顯然不會存在密道。掀開簡陋、臟污的床鋪,繼續敲擊床面,依舊沒有所獲。

除此外就只剩下地面,可地面被磨得光滑,沒有任何死角。如果真的存在密道,早就被人發現,豈會等到今日。

秦宇眉頭皺緊,難道他判斷錯了,可根據計算,裂縫的確是向這個位置延伸。

他坐到石凳上,手指輕輕敲擊桌面,無意看到桌面上一塊凹痕,看模樣應該是掄起石凳,砸在上面所致。臥室角落里,幾塊石凳碎片,也驗證了這點。

這石桌質地真是堅硬,將石凳撞成幾塊,自身只不過崩碎了一小塊,下意識想到這秦宇突然神色一動,他起身退后幾步,眼神左右打量。

石桌是整塊石頭打磨成,看周邊痕跡,已不知多少年沒移動過,像是整個與地面連在一起。

可這桌子,未免稍大了點。

如果沒起懷疑,這桌子擺在臥室不算顯眼,可一旦生出念頭,就會忍不住想,連書房都是簡陋破敗的桌椅,臥室中放這么一個質地絕佳的石桌,不是很怪嗎?

秦宇盯著石桌所在,眼神越來越亮。

感謝三師兄,留下了諸多固體丹,否則就算找到疑點,秦宇之前的身板也只能徒呼奈何。

雙手抱住石桌,低喝一聲全身肌肉瞬間繃緊,秦宇服用固體丹后,第一次使出全力。按照估計,他現在的力量完全不下于一頭奔馬,可就是這奔馬之力,居然只讓石桌輕輕一晃,然后任憑他如何發力,都不能再挪動半點。

好像,它真的是長在地面上!

呼哧--

呼哧--

秦宇大口喘息汗如雨下,臉上有些無奈,但更多的卻是興奮。原本只是懷疑,但現在他幾乎可以確定,石桌下面就隱藏著,通往神秘空間的通道。

片刻后待呼吸平緩,秦宇冷笑一聲,轉身向外走去。左右不過是張石桌,不會閃避不會還手,就算質地堅硬,難道還能攔住他?

推開厚重石門,秦宇屏住呼吸,目光一掃選中一根黑鐵棍,入手極沉怕有兩三百斤重。哪怕小藍燈在手,秦宇也不愿在處理廢棄丹藥的地方久待,轉身出去。

回到臥室,秦宇撕下大片破布,層層纏住鐵根一頭,握緊后爆喝一聲,用力砸下!

轟--

一聲巨響,鐵根猛地彈起,震顫著"嗡""嗡"作響,秦宇雙臂發麻幾乎難以把握。可這一棍效果也是驚人,石桌表面出現一道砸痕,四周遍布細小裂紋。

稍作休息,秦宇揮手,又是一棍砸下!

轟--

轟--

沉悶巨響不斷轟鳴,好在處于地底深處,不必擔心被他人察覺。石桌再堅硬,面對秦宇這種蠻不講理的做法,也只能悲憤的變成一地碎石。當地面只剩余兩尺許一截石桌基臺時,秦宇丟下鐵棍,雙手抱住用力一提。

咔嚓--

咔嚓--

摩擦聲讓人頭皮發麻,石桌基臺像是一根竹筍,竟被他從地面生生拔起,"嘭"的一聲丟在旁邊。

呼--

一陣風從地面吹來,卷著些許塵土,秦宇瞇了瞇眼,嗅到了一股芬芳。黑色的洞口赫然出現在他眼前,一直向下延伸,盡頭處有微弱的光亮。

但對秦宇而言,這已足夠!

眼神一掃看到洞口里面,人工開鑿的階梯,雖然很簡陋,卻讓他心跳陡然加速。

野雞霸王已經確定,神秘空間里面沒有危險,秦宇不做猶豫,雙手撐地進入入口,攀著里面的階梯不斷向下。

大約進入十余米,階梯到了盡頭,秦宇低頭看了一眼,距離地面三四米,不足以對他造成傷害。雙手一松,下一刻整個人穩當當落在地面。

目光一掃,哪怕秦宇心中已有準備,整個人還是呆在原地。

這是一片大約里許的地下空間,不知為何居然有很深的土層,被人開墾出來,種植上了不少草藥,赫然是一片小小的藥田。因為常年失去管理,藥田中落了厚厚一層積葉、種子,還有枯死的根莖,幾顆顏**人的果子,半躺在地上,散發著誘人香味。

秦宇雖然只是不入流的外門煉氣小修士,可幸運的是,他工作的范圍在藥園附近。七年來耳濡目染,幾乎認識藥園中,所有培育的靈草。

現在他一眼掃過,就看到了蛇芝蘭、千紅花、云青藤、地蓮子等珍貴靈草,而且每一個都年份悠久,比東岳派藥園中幾株精心照料的鎮園之寶,也分毫不差。這方圓百丈地下藥田,活脫脫的就是一座寶藏!

可下一刻,秦宇的面龐變得無比猙獰,轉身怒吼,"**,我要殺了你!"

某只見勢不妙的野雞,早已逃得無影無蹤,不知躲到了什么地方。

秦宇終于知道,野雞霸王為什么靈智大開,為什么在丹毒彌漫環境中呆了一個月,居然還能增肥。這該死的夯貨,居然拿這些珍貴靈草當飯吃!

剛才心神激動只是匆匆一瞥,根本沒看真切,現在仔細看過去,秦宇心疼的眼前直發黑。

躺在地上的果子應該是碧云果,開花、結果、成熟整個過程至少需要六十年,是天生的療傷圣品,對肉身傷勢有驚人效果,甚至可以做到斷肢重生。

東岳派藥園中有兩株掛果的,那可是冬擋雪夏遮雨,春秋施肥除草,幾乎當成祖宗供奉。現在呢,這幾顆果子每個都被啃了大半,丟在地面上快要腐爛,就剩下一層光鮮的表皮。

還有那株蛇芝蘭,已經有了蟒蛇之態,至少生長了四百年,這種等級的靈草整個東岳派都未必有一株,絕對價值連城的寶貝。現在就只剩下光禿禿的桿子,最重要的草葉幾乎被吃個干凈,就剩下孤零零幾片,還都是殘破的!

地蓮子,厚土氣息孕育而出的天地靈植,拋開煉制丹藥一途,本身就是件寶物,可平心靜氣凈化心神,對佛門修行者而言,更是珍貴無比。但這會,幾個蓮臺空蕩蕩的,像是遭了兵匪過境。

秦宇以手扶額,閉上眼不敢再看,他怕自己會昏過去,更怕忍不住惱怒轉身抓住野雞霸王,將這廝大卸八塊!

不過很快他就反應過來,這些被破壞的靈草、靈植,正在揮發靈力,再耽擱下去怕是真的就要變成一堆廢物了。

秦宇一聲不吭沖進去,小心翼翼搜尋,心頭不時抽搐,被捅了一刀又一刀!

猜你喜歡

  1. 豪門小說
  2. 異世小說
  3. 宮廷小說
  4. 玄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2011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