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一肖中特
您的位置 : 顏夕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如果重新來過

更新時間:2019-04-29 15:34:39

如果重新來過 已完結

如果重新來過

來源:騰文作者:洪阿汐 分類:言情 主角:蘇玲秦啟皓

主人公叫洪阿汐的書名叫《如果重新來過》,本小說的作者是蘇玲秦啟皓創作的現代言情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六年前的蘇玲不是最好的,卻遇見如太陽般的秦啟皓。是你讓我看到新的世界,也是你讓我看到我的卑微。所以,我要離開你。 六年后的相遇,是命運還是玩笑。 我們有六年的空白,你在那邊,我在這邊,我們都遇到了生命...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我沒有好的身材,沒有好看的臉蛋,也沒有什么好的性格。

我只有一張不修邊幅,說著胡話的爛嘴。是靠著齊薇薇的保護,鴕鳥地在自己安逸地世界里以旁邊者的心態,看待周圍的一切。

我很清楚,沒有閃光點的我,只想好好坐在自己的深井里,透過那圓形的進口,看著屬于自己天空,守護自己的世界。

你,是自由的飛鳥。

某天你帶著光,路過我的眼睛。

我第一次拿出勇氣跳起來了。

懷著揣揣不安的心情,不想退縮。

緊張地扒在井臺。

我原本狹隘的世界,豁然破了一個大口。

看到了另一個世界。

我渴望去到那個世界,希望它能與我的生活產生其他的火花。

但是,你給我錯誤的信息。

我得到了錯誤的結果,使這個過程顯得我像個**。

后來,明白了那天的那個口子,是我一廂情愿的想法,自顧自的走進你的世界。

所以,我會填好那個口子,不留痕跡地,悄悄離開。

蘇玲滿心歡喜地看著眼前的秦啟皓,她知道秦啟皓在某些方面的確情商低,但真的是個說道做到的人。

所以,才會這么開心。

只是,不知道為什么卻有種心酸的感情,**著自己。

秦啟皓有些慌張,他笨手笨腳地遞給蘇玲紙巾。

蘇玲大大咧咧地接過,胡亂擦一通,“我真為我那朋友感到不值。”秦啟皓無奈笑道:“你真是重感情啊。”

“當然了,你們看重兄弟情,我當然看重姐妹情啊。”

秦啟皓:“不是聽說你們女生可以為了男人出賣自己的朋友。”

“那你們兄弟在利益矛盾中會怎么樣啊。”

秦啟皓端起酒杯,“的確需要思考,我敬你一杯。”

蘇玲回敬一杯,“其實,我不會對這個問題做出選擇,因為我會問薇薇怎么辦。”

“你們感情一直都很好啊。”

“當然了,她可是青梅啊青梅,情同手足的存在。就算她跟我搶男人,我都會讓給她。”“這么偉大。”

“不是偉大,是我知道我們根本不會喜歡同一個人,這種相信對方的自信。”

“在我看來,是愚昧。”

蘇玲笑笑道,“你不懂。我曾經多么想薇薇是男人啊,或者我變成男人。這樣我們在一起,多好啊。”

“你想太多了。”

蘇玲聳聳肩不再說話。齊薇薇是蘇玲的英雄,她帥氣,強勢,自信,又有決斷力。被這樣的人保護著,還了解蘇玲的一切。

蘇玲怎么不喜歡她?

快到夏天,天黑得也快了。

路上的行人來來往往,車流熙熙攘攘。

蘇玲夾了幾口菜,先前怕是對秦啟皓的獨處,有點緊張,喝的酒有點多,現在差不多酒意就有點涌上來。

蘇玲開始懊悔了。自己怎么就這么愿意聽他話呢?

想著之前發生的事,秦啟皓甩了陳琳美。

是啊,他這種人竟然有那么漂亮的女朋友!

蘇玲借著酒氣,仗著膽子問:“秦啟皓,陳琳美是你女朋友嗎?”

秦啟皓鄙視地說:“你不是都知道嗎?還坑了我好多錢。”

蘇玲嘟著嘴道:“是不是嘛!”

秦啟皓一愣。

蘇玲什么時候對自己撒過嬌了?這還是第一次。

看著蘇玲撅著嘴,臉蛋紅撲撲地,嬌嗔的樣子煞是可愛。不知怎么地心慌亂了一拍。“是,但那都是過去了。”

蘇玲撇撇嘴,安靜地坐著,不再開口。

兩側的頭發隨著蘇玲的低頭,傾瀉下來,為蘇玲遮住了她此刻倔強的哭意,拼命地抿住雙唇。

酒是個好東西,能讓人輕易流露感情,卻不能制止悲傷的蔓延。

“怎么了?”

“在想你們怎么認識的,是在哪里,時間又在哪個時候,想知道。”想知道那時的你們有多相愛。蘇玲想人真是奇怪。明明跟自己沒關系,卻還想著想要知道更多。是不是,非要他們不幸福,自己才高興?那自己真是個差勁的人。

秦啟皓摸了摸下巴,“蘇玲你也很八卦啊。”

蘇玲不自覺地握緊雙手,強忍住自己想要落淚的情感,眼睛直直地看著秦啟皓。秦啟皓敷衍我吧,不要讓我知道,隨便說幾句就好,不要真的回答我,我也不是特別想知道,求你了!

“元旦晚會,在一起策劃認識的,大概是大二時候。結束后,我們也有來往,幾個月后,我向她告白了。”

身體一怔,緩緩地做了一個深呼吸,幾次嘗試放開握緊地手。很正常的順了順頭發,大笑道:“嘖嘖,真可憐。來來,喝酒,喝酒。”

秦啟皓聽出蘇玲是在戲弄他,無奈地端起酒,“謝了。”一口喝掉杯中的酒。

蘇玲也是一口喝掉,嘴角一閃過自嘲。

蘇玲你TM是神經病嗎。不要在意他的事,不要去問他的事,不要去關心他的事,怎么就管不住自己的腳呢!這么隨便地就跟他走,你是有多貶低自己,你是有多傻!這么簡單的事情都做不好,你能干好什么事!秦啟皓見蘇玲連喝掉幾杯,也還沒有停下來的意思,趕忙搶過蘇玲的杯子。

“今天是誰失戀啊,你喝這么多干嘛。”

蘇玲抬起來,“你啊,單身狗。”

秦啟皓見蘇玲笑得那么開心,就知道她在嘲笑自己,不禁感嘆現在的女人真可怕。

其實,如果是齊薇薇在的話,就會知道蘇玲此刻的有多么的勉強自己。

蘇玲的笑臉繃不住了,只好低下頭,臉一松開,滿滿地都是疲倦。但蘇玲知道,如果自己不說點什么的話,秦啟皓會生疑的。

“你之前找我什么事。”

秦啟皓聽蘇玲的聲音在顫抖,想著這家話在憋笑。

“啊,我還以為齊薇薇沒有給你說呢。”

蘇玲用大大地笑臉看著秦啟皓:“對不起啊,最近有點忙,你有什么事就說吧。”

秦啟皓正了正神情。絕對錯不了,唱歌的那個女孩子一定是蘇玲。但是為什么她要那樣做,為什么她會不告而別,為什么?

“你,為什么要在我生日那天唱歌?你知道的,我之前,那樣對你,我現在很抱歉那樣對你,但你為什么,要為我唱那首歌?”那時候我們的關系并不像這樣啊。

某一瞬,蘇玲的笑臉是崩潰的,但她又用喝酒給掩飾過去了。秦啟皓話一完,蘇玲也喝完了。

你問我為什么嗎,秦啟皓。

很簡單的事,就連那些不是當事人的同學,靠猜都猜得到。

我喜歡你啊。

你是有多厭惡我,才不會去想那個最接近的答案。

“生日,那是你18歲的生日啊!這么重要的日子,我一定會祝福你啊!”

“真是那樣,你是這么想的嗎?”秦啟皓身體微微前傾,又飛快地做正。沒有人在意這個細節,蘇玲沒有,秦啟皓亦沒有。

“嗯!”蘇玲鄭重地點點頭。

秦啟皓覺得心沉甸甸的,有點透不過氣。兩人之間沉默起來,都開始一杯一杯地倒酒。蘇玲悶頭一杯一杯地喝。

秦啟皓沒有說話,來往路人的說話聲,汽車轟鳴地引擎,食客大聲調笑的聲音,店員吆喝的聲音,好吵啊。蘇玲從未覺得這些聲音如此震耳欲聾過,震得她腦袋發麻。“你喜歡陳琳美嗎?”

蘇玲一開口就后悔了,為什么又去問這些啊!真賤啊!

秦啟皓放下杯子,“不知道。”

“不信。”

“是真的,我真的不知道。”不知道為什么會喜歡她。

蘇玲敲敲酒杯,我還是不信。

“話說,你怎么老問這些,你不應該安慰我嗎?”

“拜托,是你甩了別人耶。”

“你都說我是單身狗了,我真的很可憐耶。”

無視秦啟皓探究地眼神,敲著酒杯地手指停下,“只是,好奇。”

“什么?”

“不都知道我在八卦了,還問。”秦啟皓回了句“不仗義”就不再說話了。

真的只是好奇而已,秦啟皓。

我不嫉妒,不羨慕,我不認識她,所以我也不會去恨她。

我會問你,是好奇。

好奇我不在的那些時間里,你都在哪里,做著什么,跟誰說了話,愛上了某個人。

除開這些,也就沒有了好值得的了。

蘇玲知道自己喝了不少酒,心想在這么呆下去,兩人指不定會干些什么,準備隨口說幾句就回去,然而大腦給出的確是,“你問我18歲生日那天的事干嘛?”這嘴怎么就那么欠抽,我沒想問這個的!“好奇而已。”

平靜地,不帶任何感情地一句,比之前那些,都不一樣。

蘇玲身體,對上秦啟皓那雙眼,睿智的,冷靜地,同時也是自己多么想留在他眼底的,那雙眼。

莫名地,蘇玲感到好笑。

這算是在生氣嗎?我有惹到他嗎?

蘇玲鎮定地起身,“該說的事,我們也說完了,散了吧。”

秦啟起身去付賬。

蘇玲用腳在地上劃著,本來想自己去付賬的。

“走吧,我送你。”

蘇玲回頭,驚悚地看著秦啟皓,這丫的真的是秦啟皓嗎!這家伙什么時候這么好心要送我回家?

“不用,我自己打車回去。”

秦啟皓皺眉,拿出手機一看,“時間不早了,天色這么黑,你出事怎么辦?”

秦啟皓什么時候這么關心過自己了。蘇玲有種想撞墻地沖動。

“真的不用,我去薇薇那兒,她會來接我。”

“真的?”秦啟皓有點猶豫。

蘇玲見秦啟皓搖擺不定地樣子,急忙說道:“你在鄙視薇薇地實力嗎!我要跟他說你不信她。”

秦啟皓臉色一黑,讓步道:“我送你上出租車,我會跟薇薇通電話的。”

“行。”薇薇的**果然深入人心!秦啟皓在馬路邊等車,蘇玲默默站在一旁不語。

馬路邊的路燈泛紅地光灑在秦啟皓的身上,將他染得通紅,靜默地站在那兒。

直到現在,蘇玲才有時間好好地看秦啟皓。

一身西裝式地打扮,外套挽在手上,領結在喝酒地時候就去了,領口敞開,可以看到他精致地鎖骨。今天應該是去面試的吧蘇玲有點頭痛地揉了揉腦門,卻被秦啟皓瞧見了。

“我還是陪你上車好了。”

蘇玲將自己身上的包提了提,“真的不用了,你早點回去治療情傷。”秦啟皓看向蘇玲地包,那鼓鼓地樣子,他開始就挺在意的了。“你包里裝了什么?”

蘇玲“啊”了一句,看向自己包,“也沒什么,就一些吃的。”

秦啟皓還想說些什么,但終究沒再說,他看到一輛空的出租車,攔了下來。

秦啟皓讓蘇玲坐進去,拿出錢包,“薇薇家在哪里?”

蘇玲一看,連忙按住他的手,“不用,我自己有。”

“不行,你是女的,快說她家在哪?”

“真的不用,你自己回家吧。”

司機偏過頭,很有趣地說了句:“小伙子,姑娘不是這么追的。你應該給她錢,讓她去那兒,就去哪兒,放她自由。”

司機叔叔你真專業。蘇玲在心里默默吐槽道。

秦啟皓一聽,直接掏出毛爺爺,“先生,麻煩你幫我看著點。”

蘇玲瞪著大眼睛,搞錯了吧,你應該反駁一句啊!

司機笑瞇瞇地接過錢,“我不會多吃你錢的。”

秦啟皓走到后座,俯下身子,要了蘇玲手機,在蘇玲手機存入自己電話,并打到自己手機上。做完這一切,把手機交還給蘇玲,并對她說:“你下車了就跟我打個電話,我好放心。”蘇玲抱著包包,木訥地點點頭,心里很不是滋味。

秦啟皓再次拜托了司機,才為蘇玲關好了車門,站在離出租車一步之遙。

司機發車了。

感受到引擎地發動,蘇玲才把視線放在窗外,看著窗外的那個人,蘇玲微微笑,搖搖手,“再見。”

“再見。”

“再見。”

秦啟皓點點頭,在耳邊做了一個打電話的動作,蘇玲傻傻地點點頭。

車子開動了。

蘇玲回頭,視線里的那個人越來越遠,但他就站在那里,不曾動過。

蘇玲心想,也許以那個前的自己會在這個時候應該急忙地喊司機停車,然后跌跌撞撞地跑下車。那個人看大我這么胡來的動作,一定會氣憤地追上來,質問我“想死嗎?”

而我應該在大喘氣中,借著酒精,再次對他告白。

他失戀了,或許他會接受我。

我變漂亮了,或許他會接受我。

即使內心的某處在強烈叫囂著,我也不知道這么做對不對。但我始終沒有這么做。

我就這么任意地看著他消失在我視線里,我也沒任何挽留。

開車的司機瞟著后視鏡,見后座的小妹妹一直看著后面,人早就看不到,都不回過頭,看來小妹妹很喜歡那個男孩子啊。

“小妹妹,別看了,早就看不到了。”

“是啊,早就沒有。”蘇玲喃喃自語著回過頭。只覺得內心很不是滋味,像是不甘,卻又無可奈何地失落感。

“師傅,去泰安大廈。”但最終歸于平靜。

泰安大廈。

林峰此刻還在副總辦公室忙碌著,現在公司除了執勤地保安,也沒有什么人在這兒了。

桌上的文件整齊擺放著,在飛快地敲著鍵盤地雙手從沒有一絲猶豫,眼神專注于屏幕。

蘇玲想,這家伙或許還是有帥的一面的。一邊靜悄悄地走進林峰地辦公室,看到林峰電腦旁放著一杯冷掉的咖啡,然而被酒精折磨的蘇玲,現在只想著喝水,哪管這是誰的東西,喝了再說。

林峰則被突然出現的蘇玲,嚇得半死,連拖著椅子往后退。

“蘇玲?你怎么來了,嗯?一股酒味,你喝酒了?”林峰略嫌棄地捂著鼻子,鄙視的目光掃射某醉鬼。

蘇玲一飲而盡手中的咖啡,喝完后還不爽地說句“好難喝。”

林峰無語道:“難喝你還喝完了,這是我剩下的,你要鬧哪樣?”

蘇玲把杯子放好,從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便當盒,“給你帶的,就是晚了點,我保證味道很好。”林峰小心翼翼地接過,打開后是日式的便當,但菜品都是清淡類,食物擺放地也很好看,看得出做料理的人很用心。

“這個,給我的?”林峰不確定道。

蘇玲點了點頭。

“你是何居心?”

蘇玲沒有回應林峰的問題,而是緩緩地蹲在地上,將頭埋在臂膀之間。

“喂,你沒事吧?不至于吧,我開個玩笑。”林峰探著頭,有點心虛地問。“啊?你問我為什么做吃的給你啊?你說你今天很忙,我想你會顧不上吃飯,所以我才想做吃的給你。”

“不,我不是……”

“你放心,我做菜很好吃的。我也學過營養搭配什么的,本來想早點送給你的,可是……”

“可是什么?”

“我看見他了。”蘇玲愣愣地抬起頭,眼神無神,不知再看什么。“是他的話,我就不能來找你了。”

林峰也蹲下,“為什么不能來找我?”

“因為,他好像需要我,我不能對他狠心。”

林峰舔了舔嘴唇,摸摸蘇玲地腦袋:“沒關系,沒關系。你可以對我狠心。”

蘇玲閉上眼,面露無助,像是一個渴望溫暖地孩子般,往林峰地手蹭了蹭,好似想要索取更多。

“我想薇薇了。”

“我帶你去。”

林峰起身想去抱蘇玲,可蘇玲卻蜷縮成一團,好像很痛苦般。

“怎么了?”

“空腹喝啤酒,痛。”

林峰第一次有種想打人地沖動,“你是豬嗎!知道空腹喝啤酒會痛,你還喝,痛死你算了!”

蘇玲捂著肚子,虛弱道:“我沒想過他會等我。”

林峰忍著想罵人的沖動,把蘇玲抱到沙發上,有急急忙忙地去倒了一杯熱水,扶起蘇玲,將她圈在自己的臂膀內,一點一點地將水喂進蘇玲嘴里。“乖,來喝點水,不要急,別噎著了。”

林峰喂完小半杯水,蘇玲就倒在沙發上,不省人事了。林峰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從蘇玲口袋摸出電話,找到齊薇薇的電話并接通,“喂。”

“喂,請問是蘇玲的朋友齊薇薇嗎?”

“我是,你是誰?”

“我是她一朋友,她喝醉了,我等會把她送到你那,請問你地址是?”

“你要是敢對她做什么的話,我就卸掉你的分身。”

林峰默默放下手機,齊薇薇威脅完就掛掉電話了。他此刻覺得渾身發寒,剛剛那個人。好恐怖。

手機在林峰發呆時突然響起,驚得林峰靜脈曲張。定神一看是齊薇薇發的短信,另附了一張兩半截的磚塊。她果然是在威脅我吧!

林峰如同看瘟神一樣看著蘇玲,然而蘇玲正縮到沙發一角,熟睡了。可看的出她睡得并不好,眉頭緊鎖,緊緊抿著唇,一看就知道又在逞強了。

林峰遙望了一眼桌上的文件,想著今晚是做不完了,認命地抱起蘇玲,坐上車。

一路上,蘇玲睡得并不老實。

林峰本想將她安置在后座,讓她好好睡。可蘇玲死活不放開林峰的手,沒有辦法的林峰只好在回到公司,把自己小憩時的枕頭帶下來,蘇玲這才離開林峰的大腿,緊緊地抱著枕頭睡覺了。

林峰著實地嘆了一口氣,心想這家伙睡著了也能折騰人啊。

林峰開得很穩,本來他可以加速把這麻煩地家伙趕快送到那個暴力女那里,好回去繼續工作。可現在,心里總悶悶地,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出問題,心里有股莫名地躁動。

“薇薇。我冷,要抱抱。”

在后座,傳來蘇玲地夢語。

林峰通過后視鏡,瞟了一眼像一灘爛泥地蘇玲,哄著道:“乖啊,馬上就能見到你的薇薇了。”

林峰沒聽到蘇玲地回應,心想肯定睡了。卻想不到,蘇玲爬起來,死抱住他不放。

“薇薇,你好狠心,你不抱我!”

林峰驚恐道:“醉鬼!你放開我!老子還要開車!”

蘇玲像八爪章魚一樣,雙手環抱住林峰地肩膀,振振有詞道:“薇薇!我要抱抱!”

“大姐!我還不想跟你殉情啊!放手!”

在某一小區的門前,齊薇薇在馬路邊焦急地來回走動。豬這家伙喝酒是會發酒瘋的,希望那男沒被蘇玲糾纏,能順利到達。

然而,蘇玲真的發酒瘋了。

林峰一波三折才將蘇玲送到齊薇薇手里。

使勁扒開纏在自己身上的蘇玲,一副要死地樣子對齊薇薇說:“我沒對她做什么,應該是她對我做了什么,這要怎么算?”

齊薇薇接過醉鬼蘇玲,蘇玲一看是齊薇薇,立馬抱住她:“薇薇你剛才都不抱我,好無情。”

齊薇薇:“看來是真的你沒對她做什么,這個人情就由蘇玲欠著,幸苦了!”

說完,齊薇薇把蘇玲一甩就甩到自己的背上,齊薇薇一用力,整個把蘇玲懸空背起,風風火火地走了。

林峰摸著鼻子,“真是個女漢子啊!”

默默坐上車,林峰抽出一根煙抽起來。這丫頭還真纏人,撒起嬌來也真夠人受的,所謂酒品即人品,那家伙的人品也不怎么樣啊!

手指輕輕劃過雙唇,嘴唇因缺水分,變得干干的。細細摩擦,好似在回味著什么,然后噗嗤地笑出來。

懶散地伸了一個懶腰,這么一鬧,自己也沒有工作地心情了,還是回家睡覺吧。

向齊薇薇消失地那個方向看了一眼。蘇玲,這個人情,我會好好找你還回來的。

蘇玲,晚安。

※※※迷你小劇場趁著酒精作怪的蘇玲,硬是從后座跑到前座去了,把林峰嚇得,方向盤都快握不好了。蘇玲死死抱住林峰大腿,叫道:“薇薇!我死都不放!”

林峰欲哭無淚。

“都跟你說了,我不是薇薇,你自己正常點,我還不想死啊!”

蘇玲緩緩抬起頭,雙手熟練地抱住林峰地肩膀。林峰心一驚,低下頭看去,正好與蘇玲地唇擦過。

林峰如同電流過身一般,全身都麻了,急忙將車停在路邊,所幸很晚了,馬路上沒什么車輛。

像是突然被告知你考上清華時,那股驚喜卻又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腦袋一下全懵了一般,林峰連手都不知道該怎么放了。林峰腦袋還沒回過神,蘇玲就已經靠上了林峰的胸膛,一改先前地瘋癲,很沉穩,很冷靜地說道:“利益永遠比感情來得重,所以我不喜歡你了。”

還沒來得及回味那個吻,就被蘇玲莫名其妙地的話弄暈了。

林峰努力迫使自己冷靜下來,傻坐在位子上,也不知在想什么。一看到蘇玲安靜下來,就想著要趕快開車。

蘇玲感受到林峰手臂在動,便調整自己的身體,頭也靠上了林峰的肩膀。

感受蘇玲的氣息,重重地灑到脖子處,林峰感覺心里癢癢的。

下意識一看,卻看到一滴淚順著眼角流出。

“薇薇,我怕。”

林峰的身體忽地一抖“……”

猜你喜歡

  1. 總裁小說
  2. 冤家小說
  3. 耽美小說
  4. 青春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2011一肖中特 大乐透复式投注表计算 后二杀号组号稳赚技巧 扑克牌猜大小怎么玩 西红柿计划软件论坛 免费快三计划软件app pk拾计划软件手机版免费 飞禽走兽技巧规律性 pk10红马计划软件 倍投模式148 后二组选复式怎样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