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一肖中特
您的位置 : 顏夕文學網 > 小說庫 > 仙俠 > 上神難為:靈主不好追

更新時間:2019-04-28 11:28:11

上神難為:靈主不好追 已完結

上神難為:靈主不好追

來源:奇熱聯盟作者:小魔獸i 分類:仙俠 主角:江靈均趙安歌

有很多書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上神難為:靈主不好追》的小說,這本小說是作者江靈均趙安歌傾心創作的一本幻想類型的小說,大家可以在本站中在線閱讀到這本顧淮簡安小說,一起來看下吧:一個獨活萬年,看盡滄海桑田,只為守著那份約定的上神。一個初入人世,天生心性頑劣,卻被那抹微笑迷了眼的鬼神。最后千帆過盡,殊途同歸,他們只想護好江靈均一個人。眼下混沌將至,靈主現世,上神一邊要守護約定,...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午夜子時,江靈均聽見窗外傳來砰砰的疊指彈窗的聲音,可能是早些年在月影養成了殺手的習慣,睡覺不敢太過深入,總要留心身邊的動靜。

“睡了嗎?”窗外傳來趙安歌低低沉沉的聲音。

“睡了你還來敲窗?”江靈均一邊迅速起床穿衣,一邊不忘嘲諷一句,就當發發起床氣了。

“噗嗤……”趙安歌聽見佳人怒火,不由笑出了聲,卻見房門已經打開,趕緊徑直走進去,正見佳人點蠟。

“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原來是這幅光景,果然美景。”趙安歌也不跟自己客氣,趕緊坐下給自己倒一杯茶,欣賞一下佳人初醒的可愛模樣。

“怎么?趙大公子半夜皮癢,想問問我這荊棘夠不夠鋒利了嗎?”江靈均此刻也覺得強忍怒火實在叫某人得寸進尺,伸手喚出荊棘軟鞭拍在了桌子上。

那是一把大約兩米多長的軟鞭,通體帶刺,把柄上是蛇皮所制,蛇鱗粗糙,手感十足。剛被主人喚出,還帶著幽幽冷光的靈氣。趙安歌以前見識過荊棘的威力,可不止兩米的長度,伸縮自如,比活物還有靈性。這要是挨一鞭,怎么也得掉層皮吧。

“呵呵,不敢不敢。”趙安歌趕緊低頭喝口茶,壓壓驚,又放下茶杯,隱去滿臉嬉笑之意,一本正經地看著江靈均。

江靈均感受到趙安歌深沉的注視,心里有些發毛,轉頭看向他,“怎么了,半夜不睡覺,特意來看我睡得好不好?”

趙安歌看著她,又低頭笑了笑,“不是,我來給你送靈契的報酬。”

“嗯?”每次完成靈契從來不在乎什么報酬的江靈均,總覺得反正是記陰德,又不用總去判官那里問,這次突然有了物質報酬,倒叫她愣住了。

趙安歌從懷里拿出錦帕,放在桌上,打開后里面是一個通體透亮的珠子,非常小巧,看起來只有珍珠一般大小,除了精致以外,似乎也沒什么特別的。

“只是一顆透明的珠子?”江靈均一時沒搞懂這算什么靈器。

“在我手里,沒什么效益,不如你試試?子時是一天之中陰氣最重的時候,我特意拿給你試試的。”說完趙安歌好似獻寶一樣把鎮靈珠捧到江靈均面前,仿佛只為了搏美人一笑的昏君。

沒理會趙安歌的賤笑,江靈均伸手撫摸鎮靈珠,一瞬間感覺到似乎有一股暖流隨著手指涌入心頭。江靈均情不自禁的拿起鎮靈珠,腦海里有什么念頭一閃而過。

“慰死者誓,起亡者靈。”一陣清冷的聲音幽幽響起。

“誰?”江靈均一下子站起來,警惕的感受附近的靈力。

“什么?”趙安歌被她嚇了一下,也站起身來,扶住江靈均,“這里沒有別的人,你怎么了?”

江靈均似乎是嚇到了,有些驚恐的看著他,緩緩開口,“慰死者誓,起亡者靈。”

腦海里清冷的聲音不再響起,江靈均穩了穩氣息,有些疲憊的扶住額頭,“我只聽到了這個。”

趙安歌扶著江靈均慢慢地坐下,看著她手中的鎮靈珠,解釋道,“慰死者誓,起亡者靈。這是傳說中靈麒上神仙逝的時候說的話。你還記得引魂使說的嗎,他說他只知道這是靈契上神留下的靈器。”

趙安歌坐到江靈均的對面,盯著江靈均的眼睛,緩緩地說,“只有靈主才能觸動鎮靈珠,看來你才是靈麒上神選中的靈主。”

“靈主?”江靈均疑惑地看著他,又看了看手上的鎮靈珠,“靈主又有什么用?”

“傳說靈麒上神為了維護人妖的和平,耗費了全部神力,這顆鎮靈珠既然是她留下的,那里面一定有很多靈麒上神真實的記載。或許對你的修為會有大幫助。”趙安歌再次把賤笑掛在了臉上,安慰道,“再說靈主雖然是普通人類,但是地位卻很微妙,一般神仙是不敢對靈主大人不敬的,畢竟是靈麒上神選中的人。比如地府那些冥仙,你已經觸發了靈器,生死簿必有記載,以后你可以在冥界橫著走了。”

江靈均聽到這,不禁用手捂住嘴角掩飾笑意,又抬頭看向趙安歌,眉眼柔情的笑意卻是藏不住,“你想在冥界橫著走多久了?下次去試試?”

“額……哈哈哈,沒有……沒有……”趙安歌尷尬的笑笑,暗罵自己,美色誤事啊美色還耽誤判斷,英雄難過美人關啊。

沉默片刻,趙安歌起身,看著江靈均,溫柔地說:“時候不早了,這么晚打擾你睡覺太不好意思了,你快去休息吧。”

大概是太久沒見趙安歌如此溫柔,江靈均一時忍住,出口嘲諷,“少見趙大公子如此溫柔,受寵若驚。”

“要是師妹喜歡師兄活潑一些,師兄可以總是活潑的。”趙安歌標準賤笑讓江靈均有些后悔亂說話了。

“趁荊棘沒動,趕緊走。”江靈均緊緊握住荊棘,手上青筋若隱若現。

“師妹早休息啊,告辭。”趙安歌快速溜出去并且帶好了房門。

看著屋內燈光熄滅,趙安歌有些慌神。

靈麒,我找了你五萬年了,終于等到你靈力初見覺醒。今天鎮靈珠終于物歸原主,也算了卻我一樁心事。

最后,趙安歌在不舍中轉身離去,消失在月色里。

戴上鎮靈珠后,江靈均卻有些睡不安穩。不知為何,腦海里總是閃過引魂使和趙安歌,尤其是他們對鎮靈珠的解釋。

靈麒上神,萬年前的上神,天地間獨一無二,可是與我何關?

輾轉反側,卻又有些迷迷糊糊的睡著了。神游到一片高山之中,霧氣繚繞猶如仙境。大約就是仙境吧,因為不見人影,沒有人煙。

越往前走,卻聽見了對話的聲音,飄飄渺渺,聽不真切。只有只言片語,聽見一個清朗卻顯得急躁的男聲,似乎在叫“靈麒上神”。

“靈契上神認錯了,我不是上神。”

“鬼神生于混沌,得混沌尊使得天獨厚的修為,此番出世,不正是升為上神的象征嗎?上神何必妄自菲薄。”

“我到底生于混沌,渾身上下從內到外沒一處配得上上神這個稱號的。”

“那么誰又能配得上呢?”

天已破曉,江靈均難得一次睡到天大亮才醒。看著透過窗戶照射進來的陽光,在地上形成斑駁的影子,心里把趙安歌罵了一遍,不得不忍著頭痛起床。

清醒之后又有些迷茫,到底是半夜被叫醒頭痛還是昨晚做的夢更讓人頭疼呢?自己曾經也做過殺手,半夜不睡覺總是常有的事,可是昨晚到底做了什么夢呢?

那么熟悉,又很陌生,怎么使勁想也想不起來,但確實多了些什么。是什么呢?

猜你喜歡

  1. 校園小說
  2. 古裝小說
  3. 幻想小說
  4. 種田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2011一肖中特 时时彩组六杀三码稳赚 老重庆时时开奖号码 七乐彩2018085开奖视频 江苏快三大小怎么算 keno连输 江苏快三计划软件手机版 红包大小单双玩法 福利彩票投注站佣金 11选5计划软件 十一 排列三组三全包会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