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一肖中特
您的位置 : 顏夕文學網 > 小說庫 > 仙俠 > 皇尊

更新時間:2019-04-28 11:22:26

皇尊 已完結

皇尊

來源:落初文學作者:青澀 分類:仙俠 主角:帝夏紫若

熱門小說《皇尊》是帝夏紫若傾心創作的一本仙俠風格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青澀,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從天地被開之初,諸強林立,弱肉強食,總是屢見不鮮。然而,在這黑暗時代中,弱小的人類無疑成了被獵殺的對象,終于,在人類危機時刻,人族有七位絕世至強者站了出來,以雷霆之勢,橫掃宇內,定鼎人族。...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沒過多久,帝夏順著感覺向著叢林深處走去,這時一道嘹亮的鳥鳴聲,劃破長空中,周圍的樹木都發出沙沙的樹枝砰撞的聲音。

帝夏聞聲臉色一變,這種聲音如此熟悉,只那只三十多丈的鸞鳥才能發出如此嘹亮的聲音吧,他腳下猛然加速,快速地向后退去,他可不想與那鸞鳥相遇,上次幸運,鸞鳥沒有理會,而這次,帝夏把握如此幸運。

正他離開的時候,他的前面撲棱棱一個怪頭怪腦的動物已經攔住了他身后的退路。那怪鳥,混身黑色的羽毛,還泛著點點亮色。圓圓的鵝黃的眼珠,滾滾望著帝夏,長長的鳥喙,一張一合地吞吐著血紅的舌頭,那殘留的血跡,正說明有一個鮮活的生物已經死在了它這口長長的鳥喙之下。

它那那兩米多高的龐大身已經攔住帝夏的去路,它撲打著那兩只堅硬如鐵的翅膀,刮起了一陣狂風。

帝夏眉頭一皺,心下駭然,這只怪鳥身上散的兇猛氣息已經超出了一級蠻獸壯狀態,看那只隨時都會撲來的長喙,帝夏不敢小小覷。

帝夏緊緊了手中的一米五的長刀,刀刃斜傾,散發著陣陣寒光。

“讓開!”

帝夏冷冷地說道。

他從古怪的大鳥那里已經察覺危險,他沒有把握在沒有傷勢的情況戰勝這個古怪的大鳥,在這個時時都充滿危險的蠻荒叢林里,時刻保持著高度的警惕。

“嘎——”

怪鳥發出尖銳的長鳴,撲打著翅膀,時刻都會朝著帝夏撲來來,讓帝夏感受到沉重的壓力。

帝夏越發警惕,運行的自己力量,像一個盯著怪獸的獵人,時刻警惕著怪獸的反撲。時間就在這種對恃中緩慢地消耗,一種無形地壓力在兩者中周圍形成,寂靜中都能聽到,咚咚的地跳聲。

時刻傳來蠻獸吼叫的森林,此時也再也沒有傳來,那只怪鳥閃動著那鵝黃色的眼珠,死死地盯著對面手持長刀,傲然而立的帝夏,似乎是在打量著在帝夏的那一個地方,劃開他的肉血,品嘗著眼前這個鮮美的食物,它已經感覺到眼前血肉的異常,定是一種大補之物。

只是那食物身上散發的一種危險,讓它拿不定主意。

此時,帝夏額主上已經見汗,只是他還沒有找到克敵至勝的辦法。他不知道這只怪鳥身上那層黑色泛著亮光的羽毛,能否阻擋自己長刀的峰利。

二者都陷入一種敵不動我不動狀態下,誰也不愿意首先打破對恃。

正在這時,緊張的氣氛中有一絲異動,那種古怪的大鳥發出一聲刺天的長鳴,舞動那兩扇如門一樣的翅膀,向帝夏沖過來。

帝夏手中的長刀在空中劃過一道弧度,向著沖來的大鳥欺身而上。

逃跑不是帝夏的風格,更不是此時所需要的舉動,如果逃跑,那身子肯定會被那長長的鳥喙,洞穿而過。

“著!”

帝夏的長刀已經向怪鳥的頭顱砍了過去,要刺進怪鳥的喉嚨。這時,怪鳥門扇一般翅膀砰地一聲,扇在寬大的刀面上,金戈交鳴,擦擦點點的火光,厚重的刀面,竟然被鳥翅彈飛而起。

帝夏手臂發麻,一股酸軟之力,從長刀上傳來過來。這一刻,這柄在帝夏手中靈活自如的長刀差一點脫手而去。

帝夏大駭,這怪鳥的翅膀是什么鑄成,怎么會有鐵一般的硬度和彈性,甚至有一種古怪的力量。這不是尋找的蠻獸,更是沒有聽說過,這種像鳥又像雞,身體超過的怪鳥,肯定是某種變異的存在。

帝夏急忙側身,青褐色的長喙嗤地一聲,從帝夏身側劃過,把他本已經破爛的衣服,又劃開一個長長的口子。

緊接著一道疾風吹來,怪鳥的又一只翅膀呼地一下,向帝夏扇區來,已經籠罩住帝夏的整個身體,又是如此近的距離,根本來不急躲閃,那堅硬如鐵的翅膀已經狠狠地拍在了帝夏的身體上。

“砰!”

一聲悶響,帝夏的身子如同沙包一般,被鳥翅一下子扇飛而去,砸在叢林中的枯枝敗葉之中。

“嘎嘎——”

一陣興奮的尖鳴,那只古怪的大鳥,拍打著翅膀向帝夏沖了過來,那長長的鳥喙不停向帝夏身上刺來,像手持鋒利的長劍,放著黑色的劍芒。

帝夏揮舞著長劍,躲開那長長的鳥喙和那兩只大門一般的翅膀,已屬不易。

長喙在帝夏的身上,留下一條條血痕,一道道血液從帝夏的身上流出。帝夏的長刀避過那兩扇翅膀,劃在那只古怪的鳥毛,留過一道白色的痕跡,和幾根鳥,帝夏臉色猙獰,身上的流下的血液一瞬間停止流出,淡淡的白芒從帝夏血色的皮膚上泛起。

“變身!”

一道低沉的怒吼從帝夏的口中吼出,那泛著淡淡白芒的瑩白皮膚,頓時肌肉縱起,虬筋橫生,血脈高漲,渾身通紅,整個身體,大了一圈,再也不是那個英俊苗條的少年,而像徒然間生出的巨人,渾身上下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

徒然的異變,讓那只古怪的大鳥一瞬間怔在了那里,它的內心深處涌出了濃濃的恐懼感,它似乎感受到剛開始那種讓自己恐懼的情緒。它揮動著那黑色堅硬的翅膀,急忙向后退。

然而一道寒芒帶著尖銳的破空聲向向它的胸膛劈了過來,頓時,它的鳥心底涌出了濃濃的恐懼,似乎看到什么可怕的事情,它揚起那一雙堅硬的翅膀拼命一擋,然而寒光所過,一聲皮肉撕開的聲音在場中響起,頓時血液飛濺,鳥毛滿天。

帝夏手中的那化為寒芒的長刀,竟然只有一絲停頓,劈開擋在面前的堅硬翅膀,直接向怪鳥的兇膛上劃了過去。

巨力沖擊,那只怪鳥撲騰騰地摔出了十米的位置。

帝夏雙眼通紅,手持著血跡淋漓的長刀,邁著沉重的腳步,向那只怪鳥走去。

正在這時,一道箭影地嗖地一聲,從遠處飛了過來,直接射到怪鳥流著血液的傷口,深入肉里。

幾個身影魚習貫而入,出現在帝夏視野內,為首的高大青年,手持長弓,警惕地望著帝夏,冷聲說道。

“這是我們獵虎小隊追擊的怪鳥,還是留給我們獵虎小隊來處理吧。”

帝夏聞聲,心頭冷笑,理也不理,大步向怪鳥奔去。左手抄起,狠狠地向怪鳥正流血的胸膛一抓好,一顆淡黃如怪石一般,亮晶晶的晶塊,血淋淋地被帝夏掏了出來。

“你!”

那個高大的青年,頓時臉色一變,手持長弓嗖地一箭向帝夏射來。

帝夏兩眼一瞇,不也讓這泛著瑩色的箭矢射在身上,雖然變身的狀態,他還不確實,這看似強悍的肉身能否經起這飛來的一箭。

他反手一刀,只見寒光一閃,無比精準地劈在那飛來的箭矢之下,咔地一聲,那箭矢,一分為二,無力地掉落在那地上。

然而這個小隊平時配合默契,就在為首的高大青年,射出一箭的同時,身邊的三人已經欺身而上。

一個身持大斧的黑臉漢子,迎著帝夏的臉袋就是一斧,那斧快如閃電,那斧渾后有力,那斧就要奪去帝夏的性命。

一刀劈落那飛來的一箭的帝夏,還沒有來得急松上一口氣,感受到撲面而來的疾風,瞳孔猛地一緊,覺得自己的性命就在這一瞬間交待這里。情急之下,他右手嘩地一揚,橫刀擋住迎來的斧。

“砰!”

一聲悶響,那柄鋼鐵大斧一下子,砸在了刀背上。此時帝夏的變身之力作用在長刀,白芒泛起,那柄鋼鐵大斧,已經被帝下長刀反彈而出。

那人怎么受得起,帝夏的變身之力,雖然只是刀背的反彈之力,也不是誰都能承受得起的,帝夏的一刀之力都能破開怪鳥的堅硬防御,豈是這黑臉男子能夠承受的。

嗖地一聲,隨著兩件兵器的相撞,那個大斧飛了出去。那黑臉漢子,砰地一聲也被反彈倒地。

帝夏受到反彈之力蹬蹬地倒退兩步,發說他的運氣還真是好,就在他剛退后的一瞬間,一道青光閃過,一把秀劍已經刺在了他剛才所在的位置,只是慢了一點,他的大腿處已經被那劍劃了一條血口。

否則怕是自己的小腹都被這一劍刺穿。

帝夏心有余悸,然而還沒有等他站住腳跟,一個青袍的少年已經欺身閃到帝夏的身邊,還沒有反應過來,只覺得握著長刀的右手突然一緊,自己的身體已經凌空而起,再也沒有一處著力。

人的力量往往來源于大地,當在懸浮在空中的時候,也是他力竭的時候,此時的帝夏就是這樣,還沒有等他,想到應對之法。只聽耳邊一陣低喝。

“八極摔!”

砰砰砰!連著三聲悶響,帝夏還沒有來得急眨眼,就已經被那個青衣少年摔了三次。

幾乎只是一瞬間,陣陣塵煙飛起,又一次落下,帝夏被摔在當場,放倒在地,倒在地上喘著粗氣。那烈虎小隊四人已經把倒在地上的帝夏給圍了起來。

“把怪鳥的蠻珠交出來,饒你不死!”

為首的高大青年,手持著棕色雕著花紋的長弓,冷冷地盯著帝夏。

猜你喜歡

  1. 言情小說
  2. 宮廷小說
  3. 娛樂圈小說
  4. 情有獨鐘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2011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