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一肖中特
您的位置 : 顏夕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別讓我們變回憶

更新時間:2019-03-31 09:52:51

別讓我們變回憶 已完結

別讓我們變回憶

來源:追書云作者:月小半 分類:言情 主角:辛愿厲南城

有很多書友在找一本叫《別讓我們變回憶》的小說,是作者辛愿厲南城傾心創作的一本婚戀生活小說,下面小編為大家帶來的是這本世間有你深愛無盡小說的免費閱讀章節內容,想要看這本小說的網友不要錯過哦。辛愿和厲南城的婚姻,隔了一條人命。她花了一輩子,也沒辦法取代那個故人。可當她累了倦了放棄了,厲南城卻步步緊逼:辛愿,我沒說結束,你就一輩子別想離開我身邊!......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大姐,你真的來帶我走了嗎?

---------------------------

幾個保鏢正準備對辛愿下手,看到彩竹的臉卻也停住了,他們都是跟著厲南城有些年頭的,辛安琪的臉也是見過的。

此時小房間燈光昏暗,彩竹又刻意化了妝,看起來更像辛安琪。

她笑了笑說:“我來找你討債。”

原本她才是夜宴的頭名,多少男人圍著她撒錢,可自從這個玫瑰來了之后,從前匍匐在她裙下的臭男人全都去給這個玫瑰砸錢!

她慢慢走過去,保鏢們讓開一條路。

尖細的鞋跟勾著領帶的一角,一用力,扯出了辛愿的嘴。

辛愿早已經淚如雨下:“大姐,是我的錯,當初爸爸提出讓我和厲南城結婚的時候,我應該拒絕的,是我拆散了你們,才害得你慘死......”

“這就是你道歉的方式?”彩竹用腳踩著她的臉,狠狠的碾著她臉上那一朵玫瑰紋身,直至血肉模糊:“我能毀了你的臉一次,就能毀了第二次!看你還能用什么勾引男人!賤人,婊子,蕩婦!”

辛愿已經感覺不到疼痛了,任她踐踏。

“大姐,大姐,你讓厲南城放過辛家不好?我怎么樣都可以......”

“好啊,”彩竹嫌惡的在她破爛的衣服上擦干凈鞋底的血跡,“跪下,磕頭,把鞋給我舔干凈!”

話音剛落,門就被砰的一聲踢開。

厲南城像是修羅一般慢慢走近,聲音里夾在著冰碴子:“冒充安琪?你也配?”

彩竹嚇得渾身哆嗦:“厲總,我沒說過我是什么安琪,是玫瑰自己這么叫我的,真的!不關我的事!”

厲南城越過她,一把把跪在地上磕頭的辛愿拎起來,看見她血肉模糊的臉,再看向彩竹泛著血光的高跟鞋,瞬間了然,“就算是條狗,你要動她也得先問問主人。”

辛愿的意識已經有些模糊,淚水流了滿臉,流過泥濘的右臉沾上了血,一道道鮮紅的血跡順著下巴流到脖子上,再緩緩下滑。

彩竹想走,卻被保鏢先一步攔住了去路:“厲總,這個女人要怎么處置?”

“去告訴燕珍,她知道該怎么辦。”

辛愿被拎的腳離地面,還在不停的哀求著:“大姐,冤有頭債有主,你有什么怨氣都沖我來,弟弟他才十七歲,明年就要高考了,你讓厲南城放過他好不好?”

血水落在厲南城的手背上,他嫌惡的把辛愿扔在一邊,特助捧著手機敲門進來:“BOSS,老爺子的電話。”

厲南城走后,房間里恢復了安寧。

燕珍等了許久,終于等到了這活閻王離開,連忙沖進屋里,用力把辛愿扶起來躺在床上,輕拍著她沒受傷的那半邊臉:“玫瑰,玫瑰,醒醒。”

辛愿緩緩睜開了眼,分辨了好久,才叫了一聲:“珍姐......”

“嗯,”珍姐嘆了口氣,每次看到她,都有種同病相憐的感覺,曾幾何時,她也是被那個臭男人騙到身無分文,賣到了夜宴會所里被折磨的慘不忍睹,不自覺的就想幫幫這個可憐的女人:“你振作一點,夜宴你是不能呆了,厲南城隨時會回來,快收拾一下,我讓人送你走。”

辛愿絕望的搖頭:“不行,我不能走,我要是走了他會把氣撒在我家人身上。”

“保命要緊!”珍姐從柜子里翻出來幾套衣服給她換上,叫來了一個男酒保,對辛愿說:“有多遠走多遠,這里是你的手機還有一些錢,快走!”

男酒保把她塞上車,油門一踩劃入了車流,七拐八拐的躲避著監控,往長途汽車站走。

叮鈴鈴——手機響起來。

辛愿看了看來電人,趕忙接起:“小輝!”

“姐!學校要交補課費,我上次不是跟你說了么,怎么還沒打回來啊?”

辛愿一激靈坐起來,抹了把臉:“對不起對不起,姐姐最近工作有點忙就忘記了,要多少錢啊?”

“三萬!”

她皺眉:“這么貴......”

“三萬還貴?姐你不是說你在高級的寫字樓里上班么,這點錢都掏不起?”辛輝不悅道:“而且姐夫那么有錢,三萬對他來說根本就是毛毛雨,你就是不愿意給錢吧?”

辛愿被弟弟說的一陣心痛,安慰道:“沒有沒有,姐姐就只有你這么一個弟弟,怎么會不給你錢。你別急,今天之內姐姐一定把錢轉給你,好嗎?”

又說了一些好話,辛輝才嘟嘟囔囔的收了線,辛愿搖開車窗讓冷風吹進來,頭腦也清醒了許多:“大哥,麻煩你送我回夜宴會所吧。”

男人皺眉:“可是珍姐......”

“沒事,我去跟珍姐說。”

男人見她堅持,不得不調轉車頭,又往夜宴會所開去。

小輝讀的是貴族學校,不單學費不菲,其余的一些雜七雜八的收費也多,她在夜宴這半年賺的錢幾乎都給了小輝,口袋里的錢從來沒有超過一百塊。

飛機票?

恐怕她連火車票都買不起,怎么能逃得出厲南城的手掌心。

只要她還在,厲南城只會折磨她,小輝也就能安心高考,她要好好攢錢把他送到國外去讀,再也不用受厲南城的牽制。

還有一年半,只要熬過這一年半,等小輝出了國,她就解脫了......

回到夜宴,珍姐聽了辛愿的描述,唯有一聲嘆息:“你要想清楚,這一行入了就出不來了,厲南城是不會放過你的。”

辛愿頓了頓,隨即重重點頭:“珍姐,我想清楚了,我要接客,我要賺錢。”

“唉,那行吧。”珍姐說:“不過今天肯定是來不及了,你臉上還有傷。三萬是吧?我先給你出,后面你賺了錢再還我。”

辛愿搖頭:“珍姐,你已經幫我很多了,我不能再拿你的錢。”

“那你想怎么辦?”

“賣血。”

“正規渠道都不允許賣血,都是無償獻血。”

辛愿紅著眼睛抬起頭來:“珍姐,你知道有哪里買血嗎?”

珍姐游走于整個H市,當然知道。

黑診所的地下室里,針頭緩緩扎入她肘彎內的血管,鮮紅的血液順著管子流了出去,醫生眼睛抬也不抬,仿佛見多了這樣的場景:冷漠的問她:“賣多少?”

“抽多少能賣三萬塊?”

醫生冷笑了一聲:“活活把你抽干都不夠!”

猜你喜歡

  1. 重生小說
  2. 貴族小說
  3. 古代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2011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