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一肖中特
您的位置 : 顏夕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我們沒有在一起

更新時間:2019-03-31 09:40:33

我們沒有在一起 已完結

我們沒有在一起

來源:連城書盟作者:我愛五花肉 分類:言情 主角:安悅虞靳薄衍

小說主人公是我愛五花肉的小說叫《我們沒有在一起》,本小說的作者是安悅虞靳薄衍傾心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類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為了救我外婆的命,我的父親居然......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這不是昨天晚上遇到的那個鴨子嗎!安悅虞很是震驚,因為他的長相實在是很難讓人忘記,別說是鴨子,就是正常人里,也找不出幾個長得那么好看的,所以就算是她已經喝醉,這張臉仍然是深深地印刻在她腦海里。

  更何況……昨晚酒醉睡夢中,今早床邊散落的衣物。

  安悅虞臉上一陣熱意。

  靳薄衍看在眼里,不屑的勾勾嘴角,露出一個嘲諷至極的笑。

  “安悅虞?”大長腿邁開,靳薄衍走過來,一把扣住安悅虞的下顎,左右轉動著她的腦袋,像是查看一件貨物一樣,打量著她。

  以一種評估的眼神。

  “唔,不錯,真人比照片更像。”靳薄衍挑眉,半是滿意的點點頭。

  安悅虞雖是不解,但也感覺到了強烈的難堪,她猛地扭頭,掙脫他的束縛。

  靳薄衍也不在意,從容的收回手,慢悠悠的后退兩步,雙手抱胸倚在書桌上。

  “怎么?那么迫不及待想爬我的床?”他嘴角笑意還在,眼底卻是一片冰冷,“酒吧的偶遇也是你設計的吧?假裝酒醉,恬不知恥的往上湊。”

  原本見到他的那一絲絲說不清道不明的喜悅,被這一句話震得蕩然無存,安悅虞臉白了幾分。

  靳薄衍微微前傾:“桃花眼的女人,都這么不要臉么?”

  安悅虞驚愕的連連后退,搖頭否認著:“我沒有,那真的是意外。”

  “呵。”靳薄衍冷笑一聲,“倒真的是好手段。”

  安悅虞垂首,不打算再辯解。

  既然都已經答應來做人的情婦了,一兩句難聽的話而已,又有什么關系呢?

  “行了。出去吧。”靳薄衍不耐煩的揮揮手。

  安悅虞轉身就走,片刻都不想再停留。

  不想跟這個惡劣的人繼續待在同一間屋子里。

  靳薄衍目光落在關閉的門上,眼底復雜情緒翻騰,最終歸于一片平靜的暗黑。

  安悅虞出了門就見先前那位給她指路書房的中年男子站在門口。

  “安小姐跟我來吧。”中年男子面無表情的給安悅虞引路。

  安悅虞微微點頭,沉默的跟著這個看起來像是管家一樣的人。

  往里走了幾步,管家推開門:“這是給您準備的房間。”

  “安小姐平時沒什么事就待在房間里了吧。有什么需要的,告訴我就行。”管家態度算不上恭敬,言語間更是有警告的意思。

  好在安悅虞也清楚自己在這里的地位,沒有多說什么,禮貌的道謝后,進了房間關上門。

  平心而論,這個房間收拾的很不錯,干凈整潔,更是比她和外婆租住的房子要大得多。

  只是安悅虞卻覺得,這偌大的房間里充滿了冰冷的氣息,讓她覺得自己與這里格格不入。

  既然都走到這一步了,多想無益,安悅虞在房間自帶的浴室里洗漱之后,就躺上了床。

  腦海里思緒紛飛。

  一會兒想到還在醫院的外婆,一會兒想到絕情的父親,徘徊不散的卻是靳薄衍冷漠的眉眼。

  那人身上的氣勢如此駭人,她又怎么會把他當作是出來賣身的鴨子呢?真是可笑。安悅虞自嘲的扯扯嘴角,靳薄衍滿是惡意的話語還在耳邊回響,她疲憊的閉上眼睛。

  晶瑩的水跡順著眼角滑下。

  ……

  夜半時分,別墅里一片寂靜漆黑。

  安悅虞卻是從不怎么美好的夢境中醒來,然后……就再也睡不著了。

  肚子里咕咕作響,胃部一陣痙攣,安悅虞像蝦一樣蜷縮在床上,暗自忍耐了很久,還是受不了了。

  她一把掀開被子,套上衣服褲子,也不開燈,小心翼翼的推門而出。

  昨天早上從酒吧回家,由于太過震驚,安悅虞連午飯都沒想起來要吃,而晚上到了吳力家,滴水未沾就被許秘書接走了。

  她本身就因為飲食不規律而有些小胃病,這一整天沒吃飯,更是讓她的胃部瘋狂抗議。

  好不容易下了樓,再小心的挪到廚房門口,安悅虞長吁一口氣,四處看了看,把廚房里的壁燈打開。

  就算是餓得不行,良好的家教也不允許她做出隨意亂翻別人廚房的行為,所以安悅虞也只是想要看看有沒有剩菜剩飯一類的,湊合填飽一下肚子。

  再不然,就看看冰箱里有沒有面包什么的……

  吃點剩菜剩飯和面包,應該不至于惹怒靳總吧?安悅虞想著。

  耳邊卻傳來一道低沉不悅的聲音:“你在干什么?”

  安悅虞嚇得渾身一抖,略有些僵硬的轉身,看清來人是誰的時候,她心里暗叫倒霉,面上扯出一個微笑:“是靳總啊……那個,我不是故意要來翻你家廚房的,我只是太餓了,我昨天一整天都沒吃飯。只是想來看看有沒有剩菜剩飯……”

  昏黃的燈光下,靳薄衍依舊是一副皺著眉頭不耐煩的樣子,安悅虞沒說完的話也不敢再說下去了。

  她低頭:“對不起。”轉身繞過靳薄衍想走。

  “站住。”或許是單薄的背影太黯然,又或許是顫抖的身體太可憐,靳薄衍幾乎是不假思索就叫住了安悅虞。

  安悅虞停下腳步。

  “廚房里有面條,自己煮。”靳薄衍冷冷說完后,自顧自的拉開酒柜門,選了支合心意的波爾多,拿著高腳玻璃杯上了樓。

  聽著腳步聲逐漸遠去,安悅虞如蒙大赦,快手快腳的拿鍋燒水。

  準備放面條的時候,她猶豫了一下,剛才看見靳總好像是拿了瓶紅酒上樓,雖然她不太懂紅酒什么的,但是,空著肚子喝酒,會不舒服的吧?

  這樣想著,她又加了把面條進鍋。

  細細的面條配上金黃色的雞蛋,翠綠的青菜,在這樣的夜里,格外的誘人。

  安悅虞不自覺的咽了咽口水,端著一碗面上樓。

  本來還在想要怎么樣找到靳薄衍的臥室,結果上了樓就看見,書房的燈光透過門縫溢了出來。

  安悅虞遲疑片刻,上前敲門。

  落地窗前自斟自酌的靳薄衍皺了皺眉,沉聲道:“進。”

  “靳總。”安悅虞推門進來,“吃點東西再喝酒吧,對身體好。”

  靳薄衍回頭看她一眼。

  熱氣氤氳中,安悅虞的眉眼模糊了不少,卻……更像那個人了。

  靳薄衍心里止不住的暴躁:“出去。”

  “靳總……”

  靳薄衍突然放下手里澄清干凈的玻璃杯,站起身,一步步逼近。

  “那么晚了,專程送碗面過來?”

  安悅虞懵懂的抬頭看他,沒懂他的意思。

  “哼,送面只是個幌子吧?特意來勾引我的?”靳薄衍緩緩地勾唇,一個邪氣滿滿的笑,“這么沉不住氣?這不過是第一晚,我沒碰你,你自己就忍不住了?”

  “你在說什么!”安悅虞下意識的搖頭,“我沒有。我只是送……唔。”

  靳薄衍一手鉗住安悅虞的下顎,強迫她抬頭,自己低頭,狠狠吻住。

  安悅虞嚇得瞪大了眼睛,手里的碗也端不穩的搖晃著,滾燙的湯汁濺在手上,喚醒了被嚇懵的她。

  她一手端著碗盡力保持著平衡,另一只手拼了命的推拒著,用力的想把靳薄衍往外推。

  手掌下堅實溫暖的胸膛卻紋絲不動。

  而她的身上,卻有一只溫熱的手在游走。

  不得已,安悅虞猛地一咬。

  靳薄衍眼神一變,退了開來,唇上有些血色,嘴里也有鐵銹味。

  “你敢咬我?”他眼睛微瞇,眼神晦澀不明。

  “明明就是自己送上門來的,裝什么純潔貞女?”盛怒之下,話語愈發的刻薄。

  安悅虞強忍住快要流出的淚水,搖頭:“我沒有,我……”

  “你沒有?”靳薄衍扯扯嘴角,“你沒有什么?沒有勾引我?沒有自己送上門?沒有答應做我的情婦?”

  “不是的……我……”安悅虞想要辯解的話語卡在喉嚨口,她確實是答應了父親來做靳總的情婦。

  不管理由是什么,她確實是答應了的……

  “呵。”靳薄衍冷嘲一聲,“怎么?說不出話來了?桃花眼的女人,都不是什么好東西,**!”

  安悅虞不知道說什么,只能不停地搖頭。

  這副排斥推拒到極點的樣子,成功讓靳薄衍剛燃起一點的**化為怒火,他懶得再多看她一眼。

  “滾。”

  安悅虞顫抖著手,把面放下,轉身就走。

  “站住。”靳薄衍低吼著,“帶上你的面,一起滾。”

  安悅虞渾身都在抖,一半驚嚇一半委屈,她不發一言,端起面離開。

  經過這么一番折騰,碗里的面條都涼了,糊成一團,不過安悅虞也顧不上這些了,拿著筷子挑面,大口的吞吃著。

  洗碗的時候覺得手背有些刺痛,低頭仔細一看,幾個晶亮的小水泡。

  應該是剛才被面湯燙到的。

  安悅虞低頭洗碗,眼淚一滴一滴的落入水池,混著洗碗水,一路流進下水道。

  再次躺回床上,肚子倒是不餓了,心里卻是空了一塊。

  這不過是她來到靳總家里的第一天,就如此難過。

  之后,還不知道會怎么樣……

  安悅虞在床上輾轉反側,徹夜難眠。

  而斜對面的書房。

  里頭的燈,也是亮了整整一夜。

猜你喜歡

  1. 輕松爽文小說
  2. 玄幻小說
  3. 懸疑小說
  4. 民國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2011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