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一肖中特
您的位置 : 顏夕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邊城情俠

更新時間:2019-02-26 16:48:31

邊城情俠 連載中

邊城情俠

來源:快閱聯盟作者:千喜弘 分類:武俠 主角:羽飛

主角是千喜弘的小說叫做《邊城情俠》,本小說的作者是羽飛所編寫的武俠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雨霖鈴不知母親好好的何以忽然動怒,嘟起小嘴咕噥道:“輸便輸,這樣的蠢男人誰希罕!” 董彩娛斂容正色道:“誰希罕?女人希罕!女人的美不給那些蠢男人瞧,難道還留給女人自個兒瞧不成?女人要到了自己的美只自己...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第一卷滿彩藝院的秘密第一章福兮禍兮(四)

羽飛眼中含淚,幸福、感動的浪潮澎湃心間,一時不知說些什么,心中想道:“有了鈴妹,我還要什么?上天已予我最大的恩寵,我什么也不要了,便用世間所有的珍寶來換,我也只要鈴妹。”

董彩娛又道:“你鈴妹現時藝業尚且不精,總還要勤加演習,須得一兩年后藝業精純,才好與你圓房,因而你與你鈴妹仍要以禮相處,不可壞了禮法,你可要記住了。”羽飛頻頻點頭,且喜且惶,含淚應允。

羽飛心中一直視義妹如神祀,除卻對義妹的愛與戀,哪怕一點的非份之想羽飛都覺是對義妹的褻du。義妹的絕世姿容讓他自慚形穢,一切的妄想都在義妹艷美的光輝下萎縮,董彩娛既許姻約,羽飛只有感恩驚寵,心里只愿更把義妹當神敬奉。

當下羽飛和雨霖鈴雙雙拜過董彩娛夫婦。董彩娛又命兩人自去后堂祖宗神位前上一柱香,拜謝先祖。羽飛依言攜了雨霖鈴去后堂。莫好音望著兩人雙雙身影呵呵而笑,董門弟子的心卻在嫉恨中灰死。

一樣的曲折廊檐,一樣的深深庭院,曾經留下過羽飛多少孤寂獨影,又有過羽飛多少睹景傷情黯然心境,今夜卻如天宮仙闕。羽飛身子輕虛如駕云霓,義妹溫軟的小手握在他掌中,她香膩的體香更讓他如飲醇酒,當真是人如花,心如醉。羽飛真愿這回廊庭院永沒盡頭,他就這樣攜了義妹一輩子走將下去。羽飛似在夢中,一切都是那么漂渺,唯一真實的是掌中義妹溫軟的小手和心頭濃得化不開的幸福。

一切便都似在夢中進行,當羽飛與雨霖鈴雙手相執,四目交投相互癡望時,兩人己是在一錦鋪繡設的精致華美小室中。紅紅的燭光灑出一屋溫馨,眼前的美景佳人讓羽飛沉醉,他癡癡看著義妹嬌美如花的俏臉喃喃低喚:“鈴妹!鈴妹!”,雨霖鈴眸中情思涌動,嬌艷的紅唇發出夢樣的輕喚:“羽飛哥哥??”,她嬌軟的身軀已軟軟地偎在羽飛懷中。

羽飛瞧著義妹酡紅如醉的俏臉,一股莫明的燥動在全身涌動,心分外跳得厲害,雨霖鈴已讓他情難自禁。羽飛不敢再與雨霖鈴含情蓄愛的目光相視,他快要克制不了自已。雨霖鈴甜膩的聲音卻仍送入他耳中:“羽飛哥哥,鈴妹美么?”羽飛喉頭干澀,發不出聲。他只感到義妹溫軟的雙手攀上他頸脖在他身上緩緩游移,那雙小手此時便如兩團燃燒的火焰燒灼著他的肌膚,他感到周身熱灼似要焚為灰燼。

雨霖鈴偎在羽飛懷中,嗅著他男人的體息,迷迷醉醉中覺得自己變成了一只火狐,長久的蟄伏讓她渴望一場獵人的追搏,渴望勇猛的獵人在森林中追捕她至筋疲力盡,然后她便倦在獵人腳下讓他用他的弓箭把她射殺。她愿意這樣死在強悍勇猛的獵手箭下,她己看到了獵手彪悍的身影,她炫耀著她華美的毛皮向獵手挑戰:來呀,來用你的弓箭射殺我。她口中如夢如幻地輕輕低語:“羽飛哥哥,鈴妹的心你還不知么?現下只有我們倆了,鈴妹是你的,你不懂鈴妹的心么?”

羽飛只覺得心尖上有一雙小手在輕輕觸弄,囚于他心中的那個巨魔卻快要破出了。羽飛驚慌恐怕,掙扎般無力地想著:“我要完了,我要毀了義妹了。”驀地腦中現出董彩娛冷嚴的臉,機伶伶打個寒噤,猛地推開雨霖鈴,惶恐羞慚語無倫次地道:“鈴妹,我我”,雨霖鈴溫膩的雙手又靈蛇般游上他胸膛,膩聲道:“羽飛哥哥,你什么也別說,鈴妹只要你要你”,她膩語如呻似吟,蕩人心魄。

羽飛惶然難拒,情急下結結巴巴道:“鈴妹,你你要花兒戴么?我我去街上去街上給你賣枝花兒好么?你會喜歡的。”說罷推開雨霖鈴軟蛇樣的雙手逃也似的奔出房門。他怕在那溫馨的小屋中再多呆一刻自已便會發瘋屈于心魔。

雨霖鈴雙頰紅燦如朝霞,悵悵地望著羽飛背影,目光中滿是怨恨,終忍不住發狠罵道:“沒用的東西,中看不中用的蠟槍頭,往后還能指望你么。”發一回狠,發一回呆,方怏怏的轉回歌樓。

羽飛心慌意亂,不敢再回轉歌樓,徑出了藝院,在藝院門口呆立良久,慚慚寧定心神。回思方才情景,又愧又惑,暗自嘆息了一回。此時再怕見著雨霖鈴,便慢慢穿過一條長長的胡同,拐下河街。

時已中夜,清涼的月光照在河街的青石板街面上,沱河的水波上,一片柔和寧靜,河街吊腳樓下泊著一溜一溜的船篷,汩汩的沱河水在月光下靜靜地流淌。羽飛往日聊寂,常自一人坐在河邊,看對河的白塔青山,塔畔林中常有美麗的苗家姑娘對唱山歌,那美妙的歌聲常帶著他的思緒飛得很遠很遠,有時他便靜靜地看著河邊苗家姑娘洗衣戲水,看清澄的河水從她們白膩如脂的腳邊指間流過;看河船上水手船工駕船吆喝。那樸樸的鄉語,青翠的遠山,清澄的沱河水,美麗的苗家少女,讓他的心寧和澄靜,他常常在河邊一坐便是一整天,直到日暮才回藝院。

此際河街萬賴俱寂,只從河街的吊腳樓河灘的船篷里透出柔柔的油燈暈光和隱隱的歡語笑聲,街上更無行人。羽飛沿著河街信步而行,漸過跳石橋而至街南,遙遙可見下河巖灣野鴨窠一帶燈火燭天,歡聲隆隆。

原來這邊城內接苗疆,外依南長城,為苗漢相接之地,苗疆雖是大唐疆域,但朝庭對苗疆實行苗人自治之法,固苗疆實則是國中之國,城外便駐有數千大唐軍卒。苗疆雖是邊僻之地,但苗民不似漢人拘于禮教法防,民情淳樸,苗民放達不羈,無有功名之心,利祿之念,只與醇酒歌舞、山林流水為伴,怡然僻居,自享天年之樂,一時羨煞那些于功名利祿中熬拼的漢人。

這邊城風情更又獨具魅力,與中原大異,便引得許多文士游俠往來覓覽尋游,一享拋脫樊籬之快。更且邊城不似中原城府夜間宵禁,諸多禁錮,居民自可無所拘束,肆情歡樂。數千戍邊漢軍,無數尋夢游俠,都是放縱不羈之人,更有那江湖浪子,三教九流之眾,一時云聚于這邊僻小城,竟在下河巖灣野鴨窠一帶形成一處繁華熱鬧所在。羽飛此際遙見巖灣燈火,心念一動:“常聽人說下河巖灣多外鄉過客,熱鬧非常,還說是什么自在天堂,說不定有什么好玩物事,我去給鈴妹賣了來,也好叫鈴妹歡喜。”

猜你喜歡

  1. 懸疑小說
  2. 情有獨鐘小說
  3. 游戲小說
  4. 職場對決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2011一肖中特 新疆11选5彩票控 快3和值单双投注技巧 新疆11选5基本 河南快河南快赢481走势 股票涨跌概率 福彩3d跨度走势图新浪网 中国福利彩票排列五走势图 极速快3猜大小计划软件 北京赛车pk10下载 辉煌棋牌官方下载